北京Pk10技巧

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乡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北平往事:我和三里屯的男人们 > 章节正文
全部章节第099章钱
一九五五年的秋天。

    那时小五正在东直门大街上蹬脚力车,陈良的死讯突如其来。

    小五听到陈良的死讯时一瞬间觉得天旋地转,悲伤难以抑制。

    他的心里极度讨厌陈良,因为在他心中的期许,陈良和江生差了十倍百倍,一万倍。

    可不知为什么,小五突然眼眶通红,眼泪就像拧断的水阀,汹涌决堤。

    又是前一天还生龙活虎的一个人,后一天说没就没了。

    这样的事情小五不止经历一次,刻陈良对于他来讲,还是个陌生人。

    小五心中却隐隐作痛,许是陈良昨天表现出的对他的某种依赖,许是陈良有着和江生一样的面孔,是江生在人世间留下给关心他的人的唯一念想。

    那天正是上海梅派京剧团要离开北平的时候,而陈良作为京剧团的花旦,在京剧团里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他死之后,尸体是要运回上海交给师傅的。

    小五心里想着,这样也好,那就不通知张秀梅了,省得她再伤心。

    可不知道为什么,张秀梅还是知道了陈良的死讯。

    张秀梅像是疯了一样在大街上拦住了京剧团的车,任谁拖拽都拖拽不走,她爬到车上要带走陈良的尸体,凶狠地指着拦住她的人说道:“那是我生的儿子,我的儿子!”

    京剧团里的人从未听说陈良还有家人的,都以为是个疯婆子,便准备武力驱逐张秀梅。

    张秀梅大喊大叫,被人拖在地上,她喊道:“我有病,我有肺痨,只要靠近我就会传染的,你们谁拦我我就咬死谁!”

    张秀梅这么一说,京剧团里的人还真不敢拦了,那时小五听到动静才刚刚赶到,他看见张秀梅爬到车上将陈良的遗体往下拖,可是她的力气太小,口中嘶喊,像个疯婆子一样抱住陈良一点点挪动,脸上的青筋都暴露出来。

    “儿子,小五,小五你在哪,麻烦你们谁通知一下我儿子小五,他就在离这不远的老黄包车租赁公司。”张秀梅求着周围路人道。

    “娘。”小五从人群中钻出来喊道。

    张秀梅见到小五,连忙说道:“快,把你哥背回家!”

    于是小五背起陈良,在人们的注视中,将陈良背回了三里屯。

    在三里屯,没结婚的年轻人夭折当天就可以下葬,可是陈良的遗体被背回家后,张秀梅让小五将陈良放在堂屋的炕上,然后就跪在床前一直守着。

    这么多年以来,张秀梅在三里屯村民们的心中是个少言寡语的女人,旁人家的鸡若是丢了,那家的妇人必定会围着屯子骂三圈。

    张秀梅从不在三里屯大喊大叫,除了当年和牛爱花吵过架,张秀梅平常连大声说话的时候都没有。

    可陈良的遗体被运回之后,张秀梅整夜整夜地哭喊,嗓子都喊哑了,最后发不出声音还依旧在哭。

    无论是小五还是沈阿娘都劝不得,张秀梅会把他们赶出房门,说她有两个儿子,不能全没了。

    “娘,你还有我呢,我是小五,咱不下葬陈良了,你都三天没吃饭了,先吃点饭,还得把药喝了。”小五在堂屋门口说道。

    晚上的时候张秀梅累得筋疲力尽,趴在陈良的遗体旁睡着了。

    小五小心翼翼地抱起张秀梅放在自己的床上,等半夜张秀梅半夜醒来的时候喂张秀梅喝了一些粥。

    张秀梅喝了几口又回到堂屋守在陈良的遗体旁,嘴里一直念叨着两个名字,有时叫陈良,有时叫江生。

    张秀梅就这样整整守了陈良的遗体七天,七天之后三里屯的村长也坐不住了,上门劝张秀梅,可张秀梅不听,不同意陈良下葬,说陈良一定会活过来的,她以前给自己的儿子算过命,多灾多难,但要不了命。

    村长说道:“今儿是头七,我不跟你犟,头七一过,孩子必须要下葬,你自己闻闻这屋里的味,人都快发臭了!”

    村长说完就走出院子,然后招呼小五一块出去,村长看着小五憔悴的模样,说道:“你娘现在脑子魔怔了,你也跟着一块疯?”

    “我劝她她不听。”小五说道。

    “那就只能强来了,头七一过,明天早上就下葬,你娘这病也没人敢到你家,提前跟你招呼一声,到时候你自己来吧,咱三里屯不能出现这样的事儿,传出去还不把人吓死?”村长说道。

    小五点了点头,只能同意。

    等到第二天早上时,三里屯的村民们都围在了张秀梅家门口,王木匠收了小五的钱也将棺材拖了来,小五走进堂屋,趁张秀梅还在睡觉,就将陈良的遗体抱起来,走出院子。

    张秀梅听到门外动静醒了过来,急忙追出院子,见小五正把陈良的遗体放进棺材,大喊大叫着扑过来。

    小五拦住张秀梅,让村民们抬着陈良的尸体走,张秀梅跌坐地上声嘶力竭地哭着,眼泪已经流干,又哭不出声音,气得一口血喷了出来。

    等张秀梅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里,小五的眼泡浮肿,已经被折腾得筋疲力尽。

    张秀梅抻着双手想要起来,小五下意识地抓住张秀梅的手腕,张秀梅说道:“我想喝水。”

    于是小五起身给张秀梅倒了点水,吹得差不多了才喂给张秀梅喝,张秀梅的气色好了一些,说道:“小五啊,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什么了?”小五问道。

    “我梦见江生有个弟弟,叫陈良,可是他又没了。”张秀梅说着就笑了起来。“许是我想江生想疯了。”

    小五看着张秀梅脸色苍白的样子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让张秀梅躺在床上不要乱想,下午的时候接她出院。

    那时镇上的医院才刚办两年,公办的,卫生条件和医疗条件比一般的卫生所和药堂都好不少,但是费用也贵了不少,张秀梅不知道自己昏迷的这两天差一点就醒不过来了,也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钱。

    为了给张秀梅治病,小五将原本攒下来盖房子的钱都拿了出来。

    那时一名工友得知小五花了那么多钱之后,便在小五面前言语几句,说张秀梅毕竟不是他亲妈,这样的病本来就治不好,除非家里有一个会医术的老中医采药延命,不然这样多少钱都不够花的,还不如放弃算了。

    小五眼神愤怒,指着那名工友说道:“这是我娘,养了我那么多年了,多少钱这病都得治,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

    工友愤而离开之后,小五也发起愁来,如今已经是淡季,不像夏天的时候生意好,一个月赚的钱根本不够补贴医药费和住院费的,而且张秀梅的情绪波动太大,肺部感染又恶化了。

    小五记得自己刚入行的时候老桥头告诉他,有一个来钱快的门路,就是去北平城打地下黑拳。

    抗战时期,中华武术风靡,见国之后洪门得到更大发展,尤其是广东佛山和香港都成为尚武之地。

    天津那时因为出了个霍元甲,因此当地也是武馆林立,各大武术世家广纳门徒,传授武艺。

    那个年代信息通讯不发达,白话文流行开后,不少文人开始写武侠,大家都是从小听说书先生讲武侠世界,心中向往着仗剑江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生活。

    因此一些老兵器铺和小作坊都开始制作长枪大刀,匕首,铁鞭,梅花镖和飞针暗器什么的卖。

    北平虽然不是尚武之地,但是洪门也是在北平扎稳脚跟的宗派,和秦三爷,小贝勒等京城名流看中商机,暗地里便开了地下黑市。

    任何一个年代都不会缺有权势有财富的人,而那些富人除了要大把大把的女人之外,最喜欢干的便是看这充满厮杀的江湖,他们渴望着看见有人能够徒手打猛虎,以一敌十。

    老桥头找小五的时候小五并不答应,因为他一直记着当年牛爱花的话,记着张先生说他有牢狱之灾是个要被杀头的命,所以他拒绝了老桥头,说他娘不给他打架。

    更何况,当年师傅教他武艺时间并不长,不止一次地告诉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认为自己也就是力气大而已,对上武林宗师肯定不敌。

    最后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直到今天又想起了这件事情。

    小五决定去找老桥头,打黑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北平往事:我和三里屯的男人们小说   北平往事:我和三里屯的男人们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