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技巧

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乡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北平往事:我和三里屯的男人们 > 章节正文
全部章节第077章奈何
那一年的期末考试成绩下来之后,江生、小五和我的成绩依旧是班上的前三名,江生是满分,我和小五因为算术的最后一题超纲没能做出来,所以和江生差的分数有些大。

    张先生说凭我们的成绩考上北平一中应该没问题。

    但是录取通知书下来之后,整个浅塘镇只有江生一人被录取。

    北平一中是那个时代最顶尖的中学,能考进去的人将来非龙即凤,据说京城的小贝勒也在那所学校读书。

    北平一中在城内,离浅塘镇很远,若是去读书就要住校,而且一般能进去的人非富即贵,穷人家的孩子能考进去的除非特别出类拔萃。

    母亲自然是无比高兴,一如既往优秀的江生从不让她失望,张先生也高兴坏了,江生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进北平一中这也是他的荣誉,不枉他辛苦五年教育我们。

    可通知书到手的时候江生却转手撕了,那时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作愕,张先生愤怒不解,母亲举起巴掌要扇江生,问他为什么。

    江生有太多理由可以解释不去北平一中上学的原因。

    北平一中作为最好的中学,说是贵族学校也不为过,不说学费昂贵,是下面中学的十几倍,就算饭菜钱也不是贫农家庭负担得起的,母亲一个人供我们三个人上学,江生若是去了北平一中,她供应不起。

    这一年来,母亲为了供我们上学,将地里的活全都自己揽了,她说她在镇上找了个不错的工作,实际上他是去找了以前父亲工作的建筑队,因为她没文化,又不会技术活,所以就只能和大多数一样卖力气,干的是最脏最累的水泥工。

    那时包工头说:“你一个女人干不了这么重的活。”

    母亲说:“我能。”

    包工头说:“干不了,男人都没几个能干得了的。”

    母亲说:“我能。”

    于是母亲就被留了下来,一干就是一年多。

    江生有一次偷偷地去过母亲所在的工地,那时的母亲将头发盘起来,身上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和一群男人在一起搅水泥,他差点都没认出来。

    母亲说她的工钱很高,可她干了和父亲生前一样的工作,却比父亲的活重得多,总觉得就像是一场赎罪。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江生不想和我们分开,他不想出远门,再者考上北平一中的学生到其他中学上学不仅免费还有奖学金。

    但这些理由江生都没说,他说:“因为我爸是陈公博。”

    是的,大汉奸陈公博才华横溢,他的儿子拿了满分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有没有北平一中他都会是这个分数,换句话说,他在哪读书都一样。

    母亲自然是生气,她恨陈公博,爱江正阳,小五将北平一中的情况跟母亲讲了,说那是贵族学校,若是江生去读书,我和他就要过苦日子了,母亲听了这才稍微宽慰一些。

    不过这件事情让母亲有了心结,她日后很多次想念江生时,总觉得自己亏欠了江生什么。

    浅塘镇没有中学,但是旁边的梨园镇却有一所中学。

    梨园镇地处北平郊外,位于东城区一个叫东单的地方,四周是小山树林,居民区很少,往北的地方就是通往东直门的大道,旁边接壤浅塘镇,学校建在这里远离人烟,很是静谧。

    梨园行里的师兄弟们知道江生是在梨园中学读书后高兴极了,他们平常要么随胡小猛外出演出,要么就是被龙师傅和关师傅关在园子里出不来,只有胡小猛能一人外出。

    师兄弟们如今也都识了字,他们想念江生,纷纷写了信让胡小猛带着信给江生。

    江生一一看了所有师兄弟的信,喜儿很是想念他,想要让他去梨园看看,如今喜儿已经十二岁,我和小五也都十二岁,江生十四。

    梨园中学的六年级有两个班,我和江生、小五在同一个班,赵大海被分到另一个班,那时候我们三人读书都很用功,平常在学校时也都不怎么联系,而因为梨园中学离三里屯将近三十里地,所以我们并不能像之前那样每天回家,三人住起了校,母亲每个月会固定给我们生活费。

    原本班上的秦飞和王伟已经辍学,就连家境富足的王虎也辍学不再读书。

    梨园中学的学生来自四面八方各个城镇,什么人都有,那时治安不好,学校也管不住学生,所以学生们到处拉帮结派,一天到晚打架。

    每天晚上操场上和宿舍区都有学生打群架,学校的老师想管也管不了。

    小五在浅塘镇小学的时候是学校的老大,哪怕高年级的学生见着他都怕,也许是怕给母亲惹事,上了梨园中学后,小五的脾气收敛了很多,在班上从不打架。

    那时的学生说话大都比较冲,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班上八十几个人,有六十多个男生,有时正上课都会打起来。

    小五因为身体发育的原因,从原本又矮又胖的小胖子变成了一个稍显壮硕的少年,那时小五特别能吃,每次吃饭都要吃四五碗饭,他一个人的饭量比我和江生两个人都要大,所以江生每个月的饭钱还要匀一些给小五。

    因为赵大海不跟我们同一个班,而且赵大海这个人性格向来也雷厉风行,他只是在小五身边久了被小五压制了天性,不和我们同班之后,赵大海在邻班也就成了学生混混的头目,他父亲赵富贵有钱,也舍得给他花,那个年代家家户户都穷得响叮当,赵大海又拽又够义气还有钱,理所当然地就混得风生水起。

    沈阿娘那时候已经生了娃,是个女孩,生完孩子后她就结了扎,因此赵富贵就更宠着赵大海了,他家院子里不知道埋了几坛子的金条,赵大海又不抽大麻不赌不嫖,由他花又能花多少?

    小五在学校整整半年都相安无事,他长得和江生一般高,身体又壮,所以一般人根本不敢惹他,有时一些学生觉得他是傻大个招惹他时小五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看见。

    但是非之人,总会有是非之事,小五终于还是在学校打起了架。

    那时学校的食堂只有三个窗口,每天排队打饭都需要很长时间,中学放课后学生们就蜂拥而至挤到食堂窗口,经常因为排队问题学生们打成一团,学生们打架出手狠辣,几次都差点出了人命。

    而小五也是因为排队的问题和别人打了起来。

    插队的人是一名初中二年级的男生,光着头,一边抽烟一边见缝插针地挤过来。

    那时我站在队伍前面,小五和江生依次站在我后面,光头瞥了我一眼,挤到我的前面,小五伸手将光头推到一旁,光头一脚就踢了过来。

    小五抬起手就抓住了光头的脚窠,将光头掀翻在地,光头爬起来,嘴里骂骂咧咧地喊着人,很快初中二年级和光头同班的学生聚集,一个瘦小的男生狠狠地说道:“老大,谁欺负你?”

    光头指向小五,几个人就吊儿郎当地走过来,小五说道:“我不想打架,你们不要惹我。”

    “哟呵,你他妈是脑子有问题吧?”瘦小男生伸手抓向小五的衣领。

    小五抓住瘦小男生的胳膊,将他反扣在手里,手上一拧,瘦小男生立马喊叫起来,小五将瘦小男生推开,望着光头说道:“让他们滚,不要来惹我。”

    小五的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对方,一名高个男生从小五身后一脚飞踢过去,小五一时不察,被踢得踉跄前倾,手里的饭碗也掉在地上。

    小五回头就是一拳砸过去,砸在高个男生的侧脸上,将高个男生一击重创倒地。

    江生见状,连忙拦住小五,看向那名光头说道:“要你的人不要打了。”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光头虽然见小五能打,却并不畏惧,让一群人冲上去打小五。

    小五几拳头下去就将冲上来的三五个人都打趴在地上,他的拳头太重,一拳下去这些长期面黄肌瘦的少年根本禁不住打,光头吓了一跳,退向食堂中央的石柱边,被小五一拳捣在鼻梁上,后脑勺重重地抵在石柱上,小五一拳掏在光头的腹部,接着将蜷缩在地上的光头提起来,他拎着光头的脚,猛然摔向一旁。

    “小五!”江生大声呵斥小五。

    小五像是杀红了眼,被江生的声音惊醒,看着地上人仰马翻的几个人,还有已经昏死过去的光头,这才觉得麻烦了。

    光头被打成脑震荡,鼻梁骨也被打断,其余人都不同程度负伤,母亲被叫到学校,要赔钱。

    尽管事情的前因后果学校都清楚,各方的家长也都清楚,但是小五将人打伤母亲就不得不赔钱,小五那天哭得稀里哗啦的,问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人欺负别人时打成重伤就不用赔钱,到了他这就要赔钱了。

    小五让母亲走,说这事情他会处理,学校的老师给母亲压力,若是不赔钱就要开除小五,小五经过这件事情恨极了学校和那些混混,母亲并没有说小五什么,只是叮嘱他以后不要打架。

    小五心里憋屈,牛爱花在的时候,他打架牛爱花向来护着他,学校要开除他牛爱花就在学校闹,上了中学之后各村的学生都要在学生信息栏里留下家庭地址和村里能联系的电话。

    若是牛爱花,小五可以发火,可母亲并不是他亲生母亲,有我和江生在,小五也不能发火,他只能忍着,就像江生之前忍着父亲那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北平往事:我和三里屯的男人们小说   北平往事:我和三里屯的男人们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