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技巧

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乡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太行道 > 章节正文
无间篇第四十一章
原本看戏的李怀信见到这一幕:“……怎么开始认亲了?”

    他双腿站直,也不倚靠树干了。只见老蔡抬起一脚,把行尸踢了出去,连连摔了几个跟头倒地。

    那壮小伙子勃然大怒,转头就冲老蔡吼:“那是我爹!你敢踢我爹!”

    老蔡也不甘示弱:“你爹已经死了!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来要我们全村人的命,都清醒一点吧。”

    “感情那不是自己的亲人,对谁都下得去手是吧?!”

    “所以你的亲人,你不忍心,就交给别人来解决。”老蔡咬紧牙关,一刀插进扑上栅栏那具行尸的咽喉,狠厉道:“对死去的人手软,他们就会拉你去陪葬。”

    行尸抓住刀刃,一阵抽搐。

    壮小伙子红着眼睛看向蹒跚而来的父亲,也不知道冲谁,暴喝:“他死不瞑目啊!”

    老蔡抽刀,对准那个晃近栅栏的行尸父亲,却被壮小伙子一把推开,壮硕的身躯护住裂口。

    老蔡吼:“你疯了,闪开!”

    壮小伙子摇头:“放过我爹吧,他已经死过一次了。”

    老蔡心硬如铁:“你要尽孝是吧,那你出去,别连累了全村人。”

    “我……”壮小伙子话到嘴边,后领则被人拎住,他扭过头,凄厉的喊出一声爹。

    瘫在地上胆小儿的那位在地上胡乱摸索,抡起块石头就砸中他爹的脑门儿,这时胆大那位已经缓过来,立即把壮小伙子从他爹的獠牙底下拖回来,只是这一拖,把那拽着壮小伙子不放的行尸爹也一并拖进了栅栏。张开血盆大口再次咬向其后颈,老蔡连忙扑上前,掰住行尸爹的下巴,而胆儿大那位死拽着壮小伙子,企图将这人尸殊途的父子俩分开。

    一旁的众人都看傻了,老蔡卵足了劲儿吼:“快帮忙啊……”

    众人这才反过神,纷纷上前去拉,一阵手忙脚乱中,又有两具行尸翻进了栅栏,将那处裂口压得更大了。

    眼瞅着扑到了老蔡身上,得亏及时被人发现,死死拖住了,奈何行尸力大无穷,一两个根本按压不住,大家齐齐上阵,再无暇他顾。

    这时,李怀信大摇大摆迈进栅栏,看着闹剧似的场面,明知故问:“干什么呢?”

    老蔡掰着行尸的下巴,两厢僵持着,闻声扭过头,见到他们回来,一副意料之中的神态。

    李怀信直入主题:“出路在哪儿?”

    老蔡仿佛听见个笑话,故作愕然:“什么出路?”

    李怀信俯身,与其脸对脸,眼睛微微弯了一下,有股危险的异味:“装模作样是吧?!”

    老蔡斩钉截铁:“哪有什么出路,根本没有出路,只要进了枣林村,就休想再出去!”

    危言耸听!

    李怀信蹙眉,腰挺直了:“不说是吧?”他微微让开一步,老蔡的视线越向他身后时,蓦地睁大眼。

    贞白守在栅栏处,沉木剑横架在裂口中央,正好拦住了几具往里扑的行尸。

    “怎么还有?”

    李怀信牵了一下嘴角,笑容像把悬在梁上的刀,他说:“哦,这几具是困在网里的,我进来时,顺手就把他们放出来了。”

    老蔡闻言,目眦欲裂:“你……”

    “怎么?你们三番两次取我二人性命,我现在要打击报复,怎么做都不过分。”

    老蔡啐了一口,骂道:“你们这些臭道士。”

    “臭道士怎么了,也比你们这群养尸的强,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活腻味了,非干这么损阴德的事儿,现在遭报应了吧,还不如养条看门狗呐……”

    “不是,你等等。”老蔡有些懵:“什么我们养尸?”

    李怀信挑了一下眉:“你们不就是在村子里养尸怕人知道,才封了整个村子吗?”

    “胡说八道!”老蔡满脸激愤:“我们若会养尸,还会落得如此田地,这般束手无策吗,还不是……”

    差点说漏的老蔡立刻刹住嘴。

    李怀信问:“还不是什么?”

    老蔡反应过来:“你想套我话。”

    “诶。”李怀信大方承认,他说:“但没指望你会配合,要不这样吧,你若是不情愿说,外面三只行尸,我都放进来。”

    “你……”老蔡几乎把眼珠子瞪出来,他只来得及吐一个字,李怀信已经背过身去,扬了扬手,没有一刻犹豫的对贞白道:“白大姐,放吧。”

    众人一惊,谁都没反应过来,连让老蔡开口的机会都没给。

    这还没说呢,怎么就要放了,老蔡猝不及防,大骇,眼见那女冠的手要抽掉木剑,老蔡语无伦次道:“不是……你……我还没开口呢!”

    李怀信转过身:“所以?”

    “我都没说不说,你放什么放!”

    “啊。”李怀信装模作样的怪罪一句:“我真没耐心,那你说吧。”

    老蔡一时之间卡了壳:“说什么啊?”

    李怀信皮笑道:“白大姐……”

    “等,等,等一下,我这不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嘛,哎哟,腿都酸了。”老蔡一直保持扎马步的姿势,死死勒着行尸的下巴,又被李怀信这么一恐吓,腿肚子直转筋。

    李怀信又喊:“白大姐……”

    “说!说!”老蔡开始冒冷汗。

    李怀信不理睬他,继续对贞白道:“拿几张镇尸符来。”

    待镇尸符贴上,那几只犹如脱缰野马的行尸,立即老僧入定似的消停了。

    众人小心翼翼放开行尸,惊奇道:“不动了诶,真的不动了。”

    老蔡扎了半天马步,此刻一松懈,大腿肌肉酸疼得厉害,一屁股坐到地上,气还没出喘匀,结果李怀信这个坑货,就让那女冠把外面三只行尸放了进来,差点把老蔡吓得心律不齐,一句话秃噜出来,说得飞快:“村北的山头有一名妖道,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做的。”

    三只前赴后继的行尸被贞白以符镇住,贞白疑问:“妖道?”

    老蔡连连点头:“对,这些行尸就是他养的,他想要我们全村人的命啊。”

    李怀信蹙眉,思忖老蔡话中真假,其实刚才在村口时,他就已经打消了对这帮村民养尸的怀疑,因为养尸人,不可能连张镇尸符都拿不出来,只知道一味的坑杀。

    李怀信就问:“哪来的妖道?为什么要害全村人的命?”

    “那谁知道,许是要修炼什么魔功妖法吧。”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据实相告,还想对我们赶尽杀绝?”

    老蔡眼珠子一斜,说:“那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一伙儿的,要害我们性命呢。”

    “我要害你们性命,还跟你在这儿废话?!”

    “是是是。”老蔡一个劲儿点头:“误会,误会。”

    李怀信又问:“为什么这里始终走不出去,出路呢?”

    “没有出路的,整个枣林村,只进不出,进来了,就再也出不去了。”

    李怀信却不以为意的勾了一下嘴角,因为只有这些没能耐的人,才会束手无策而坐以待毙:“所以,将整个枣林村封起来,把你们困在其中的,也是那个妖道?”

    老蔡似乎微微顿了一下,只有片刻的迟疑,重重点了点头:“是。”

    “多久了?”

    老蔡仰起脸,情绪有些波动,他说:“整整二十年,我们被困在这里,已经整整二十年了,谁也出不去,一个都出不去。”

    李怀信惊诧,二十年!

    似乎是被触动了,老蔡撑着地面,缓缓站起身,佝偻着腰背,仿佛长年累月套着一副枷锁,被禁锢在这方寸之地,积攒了数十年的怨恨从他的目光中泄出来:“二十年,那妖道,丧心病狂的杀了我们半个村的人,男女老幼,总共一千七百五十四口!这笔账,我都清楚记着呢!”

    李怀信呼吸一窒。

    “如今,他是要灭了我们整个村子啊。”老蔡激愤不已:“你们却偏在这时候进来,我们岂能掉以轻心,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否则,死的将是全村村民。”

    贞白插话:“你们就没找过出路?”

    老蔡却冷笑了一下:“怎么没找过,那妖道本事通天,在枣林村盘踞二十年,我们每一个人,都活得战战兢兢。为了出去,连地底都被我们挖穿了,结果一直挖一直挖,每次都会莫名其妙的重新挖回来,才形成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地道,我们不信邪,坚持不懈的挖了十多年,可有什么用呢?到头来,不过是上天无路地狱无门。”

    原来那一条条错综复杂的地道,竟是村民们为了逃出去而挖出来的。

    老蔡说:“出不去的,只能在这里等死,等死啊。”

    李怀信有点烦他,明明怕死怕得要命,才搞出这么多事情,还跟这儿装腔作势,一个靠人为布下的阵法,到他这居然能上升到上天无路地狱无门的境界,这些老百姓啊,遇到点事儿就爱往夸张了说。只是,若真如老蔡所言,那妖道杀了半村子的人,就未免太过穷凶极恶了。后来他们在村里转过一圈,确实无数间农舍都空置了,里头牵满了蛛丝落满了灰,而且几乎每一户都人丁稀薄,有的剩一个寡妇,有的只剩个孤寡老人,无依无靠,伶仃孤苦。

    李怀信不是没怀疑过老蔡的话中真假,可转念一想,枣林村这帮窝窝囊囊的愚民,连几具行尸都对付不了,即便耍花招,也翻不起多大的浪。何况,若真有个穷凶极恶的妖道在村子里,他们也没必要扯谎,因为李怀信下一刻,就抓了老蔡带路,去寻那个他口中法力通天的妖道。

    老蔡一蹦而起,扎完马步的大腿肌也不酸了,强烈抵抗:“我不去。”

    只是就算他蹦跶三丈也没用,李怀信心怀旧恨,就等着收拾人呢,村民们把被定住的行尸搬进一间小黑屋,刚要关门,李怀信则顺手把老蔡推了进去,插上锁:“你不去,就跟他们呆着吧。”

    老蔡吓得不轻,一个劲儿在里头拍门:“你,你干什么,放我出去,狗子,快给我开门。”

    那叫狗子的人刚想上前,就被李怀信一句‘你也想进去陪他’给唬住了,迈出去的那条腿很识相的收回原位。因为知道这俩道士武艺高强,硬刚不过,便不敢轻举妄动。

    李怀信憋一肚子坏水儿,生怕吓不死老蔡,朝门里人道:“忘了说,这镇尸符啊,也是有时效的,等过了时效,你可就得一挑五了,不过我看你也有两下子……”

    闻言,老蔡都快哭了,撕心裂肺的拍着门板喊:“去,我带你们去!”

    终于被放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太行道小说   太行道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