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乡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太行道 > 章节正文
镇魂篇第二十五章
待梁捕头找回证物离开后,贞白盯住一早,淡声道:“你拿这个指环干什么?”

    一早踩着脚下的石缝走直线:“捡来玩玩儿而已,不都已经交给他了吗。”

    贞白的视线随着她的走动来回游移:“当时怎么不交?”

    “觉得稀罕所以就想留着呗。”

    “怎又不留了?”

    “不是不留,这不你们都找上门来了,我若不交出来,能瞒得过你吗?”一早踩着直线转了个身,坦言:“你不必怀疑我,我也只是跟着李怀信才来到这儿。”

    贞白蹙眉:“你为什么跟着他?”

    一早顿住脚,仰头弯起眼睛笑,腮边陷下一个梨涡,声音甜丝丝的:“难道你不觉得他很好看吗?”

    贞白愣了一下,这也算理由?

    “你……”

    一早摆摆手,腕颈的铃铛叮铃铃的响,她说:“我都不打听你,你也别问我,反正咱俩差不多,都是别人作的孽,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好吧?”

    贞白沉吟片刻,问:“你去过乱葬岗吧?”

    “嗯?”

    “一个多月前。”

    “嗷。那里怨气好重,没忍住过去看了看。”一早扯下一撮发丝卷弄着:“就在外面转了转,里头设了阵法,我进不去。”

    所以,那个樵夫之前看见的小孩是一早。

    “你手上那串凶铃……”

    贞白话未说完,就被一早打断:“不管你的事。”她倏地把手藏在背后,掩于袖中,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如临大敌般往后倒退,生怕被贞白抢了去,退到远处,敏捷地窜入一条僻陋的小巷,溜之大吉了。

    贞白盯着陋巷,斑驳的墙角爬满青苔,被女孩一脚踏过,印下半只足印,贞白盯了须臾,才转身步入祥云客栈。

    这个叫一早的小女孩是谁作的孽?为什么会跟着李怀信来到此地?手上怎会带着一串凶铃?又为何去了王六家捡出指骨?还摘下那枚指环藏起来?

    诸多疑点挥之不去,贞白在心底叹了口气,自己何必去管这些闲事呢,她连自己为什么会被钉在乱葬岗都不知道。

    贞白抬脚迈过门槛,伸手摸了摸袖中的钱袋,感应着附在五帝钱里的阴魂,仍旧毫无起色,所以她想要问卦,就还得再耗上些时日。

    耗多久呢?她思索着穿过喧嚣的大堂,把五帝钱重新放回袖中,拐入后院,拾阶而上,行到房门前,刚抬起手,就听见砰一声响,仿佛什么东西摔了,动静不小,贞白正欲推门的手一滞,又闻里头一声低喘,适才推门而入,目光落在地上那个半.裸的男子身上时,贞白微微一愣。

    李怀信襦裤倒是穿了,但袍子套了一半,只进去一个袖管,另一边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弄的,缠在腰上,费了半天劲也没能套上。

    本来整个人都使不上力,光抬一抬胳膊都得出一身虚汗,裤子穿了大半天,结果袍子怎么都理不齐整,他只好选择下床,结果跟被人挑了脚筋似的,整个人栽倒下地。

    若早知道这副模样会被女冠撞上,清晨赵九要给他穿衣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拒绝。

    现在后悔,为时晚矣。

    李怀信对上贞白那双毫不避讳的眸子,顿时血液逆流,你看个毛啊看!

    他方才废了半天劲儿,实在没力气再扑腾,但为了遮蔽玉.体,李怀信胡乱扯着缠在腰上的袍子,欲想盖住自己的千金之躯,奈何越扯缠得越紧。

    向来自视甚高的他,今日居然败给了这件袍子,天纵奇才的骄傲顿时一溃千里。

    “需要,帮忙吗?”

    帮个屁的忙,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避嫌吗?好意思帮忙?!

    正觉得丢脸丢大了的李怀信顿时七窍生烟,也不知在跟谁较劲儿,他不理会贞白,使出浑身解数,用尽全力一扯,差点把自己勒断气,最后精力耗尽,只得涨红了脸躺在地上喘息,暗暗唾骂自己:让你逞能!

    贞白走近,躬身去扶他,刚伸出手,就遭到对方厉声拒绝:“不需要!”

    贞白犹豫着还是捏住他胳膊,把人搬上.床,见他紧闭长眸,咬牙隐忍的模样,贞白想了想,许是勒得太难受吧,便伸手去解他缠在腰间的衣袍。

    李怀信猝然睁开眼:“你……”

    一个字刚脱口,贞白冰凉的手无意间贴在他裸.露的肋下,李怀信及时咬紧牙关,才忍住没让自己颤栗。

    这他妈是故意的吧!

    他无比恼火,怒瞪着俯身解自己衣带的女冠,扭了扭身子,欲做无谓的抵抗。

    天知道他这不动分毫的一扭几乎力竭,结果此女整个手掌按在他肋下:“别动。”

    李怀信第一反应是:凉凉凉!你他妈暖手呢!我是炉子吗!

    第二反应是:这不要脸的乘机卡油呢吧!逮着机会就往他身上摸!昨天,还有前天,连今儿也不肯消停。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暗自发誓,待自己好健全以后,非得把这双咸猪手剁了。

    咸猪手抽出缠在他腰间的袖袍,伸入袖管中把翻了面的缎子拉出来,再扯松衣袍,李怀信身上的束缚一松,呼吸顿时顺畅了,但经历一番折腾,浑身蒸出一层汗,精疲力尽的被人捏住手腕,把胳膊套进袖袍中。

    他实在没了力气,只能任其施为,遂认命似的安生下来,长眸一抬,就见女冠俯身垂目,面若霜雪,如此看来,居然,还挺顺眼!

    李怀信被自己这个想法惊了一跳,他吃错药了才会觉得这不人不鬼的邪祟顺眼?

    思至此,李怀信狠狠咬了咬舌.尖,也得亏这女冠人模狗样的,若换个歪鼻斜眼或者死状狰狞的,非得把他丑瞎了,他宁愿死了一了百了,也不要被一只奇丑无比的玩意儿救。

    想当年,桀骜不驯的李怀信同志,生病了就诊,御医都得挑那太医院中颜值最高的,看个病搞得跟选妃似的,对他而言,医术都是其次的,否则死活不让人诊断,这要求实在令皇宫上下匪夷所思,所以太医院特意栽培了个模样俊俏的好苗子,专供这祖宗使用。

    奈何出了宫,下了山,沦落这般境地,再多不满,也没得挑,李怀信实在身不由己,满心憋屈,这客栈的环境恶劣不说,昨天来照顾过他的赵九,虽谈不上丑,但放在他身边,也是没眼看的,所以在发现自己能动的时候,他拒绝了赵九为自己更衣,明明早上才见过,这会儿已经差不多忘了赵九的模样,他记忆力向来不错,但对这些平平无奇的面孔,都会选择性失忆,除非丑得出类拔萃的,会给他造成巨大的心理阴影,做几天噩梦,想忘也忘不掉。

    李怀信盯着她规规矩矩的给自己整理衣襟,盖住胸膛,没有再多越举的行为,稍稍放下心,转而又想起腕颈上两个结了痂的血洞,惴惴不安起来,直接问吗?她肯定咬死不认。

    斟酌须臾,他说:“我饿了。”

    贞白正替他搭下被褥,闻言直起身:“我让掌柜盛碗粥。”

    说完转身出了门,没一会儿,她端着一碗粥回来,搁在桌上,转头问他:“你自己吃吗?”

    李怀信点了点头:“可能端不住碗,但拿得动勺。”

    贞白扶起他靠在床头坐稳,端起粥捧在他面前。

    李怀信犹豫道:“就一碗吗?你不吃?”

    “桌上有包子。”

    李怀信望了眼早上赵九送来的那袋蒸包,凉透了:“你吃那个?”

    其实吃不吃都无所谓,贞白还是应了声:“嗯。”

    李怀信质疑的盯了她片刻,抬手捏住勺柄,但手腕实在软得没力气,连盛一勺粥都觉得沉重,微微地发抖。

    粥是青菜熬的碎末粥,颜色发绿,但很稠,吃进嘴里,淡得没滋没味儿的,他知道病人要忌口,不能大鱼大肉,但是,也需要适度进补吧,他今天穿衣服的时候,摸到自己的身体,都快瘦得没人样儿了,李怀信说:“我要喝鸡汤。”

    贞白说:“没钱。”

    李怀信愣了一下,没料到她穷得这么直接,半响才退而求其次的说:“肉末粥也行。”

    贞白抬眼看他,面无表情地起身把碗端走了。

    李怀信措手不及:“诶……”

    只见贞白把碗搁在桌案上,从纸袋拎出一个包子掰开,把里面的肉馅挖出来兑进碗里,四五个包子馅儿扣完,贞白拿勺子搅匀,就成了一碗肉末粥,捧到他面前:“吃吧。”

    李怀信看得目瞪口呆,突然就吃不下了,他一向挑食,更是个讲究的人,这种参和了早上剩下的包子馅儿的菜粥,是残羹冷炙,及倒胃口,只能忍着饥肠辘辘说:“吃不下了,你自个儿消受吧。”

    贞白皱了一下眉:“你不是要吃肉末粥吗?”

    “大姐,你这是包子里挖出来的啊。”还是上顿的包子,这么不讲究,而且,李怀信问:“你不吃了?”

    “没事,馅儿给你,我吃皮也行。”

    李怀信:“……”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没跟你客气,我就是嫌弃。

    贞白捧着碗半天没动:“我身上只剩几文钱,你若不吃的话,我也没有别的东西给你吃,好不容易从乱葬岗死里逃生,熬过了附骨灵,结果饿死了?”

    李怀信气了个半死,养尊处优的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寄人篱下吃糠咽菜的地步,堂堂大端王朝二皇子居然是被饿死的,若记入史册,能让人笑个千秋万载了。李怀信衡量之后,只好身不由己的选择残羹冷炙,送入口中,味道居然,还能接受,他咽下最后一口,就迫不及待的催贞白:“你去吃皮儿。”

    贞白盯着空了的碗底,不太想吃。

    李怀信看出她的不情愿,没忍住问:“你喝血吗?”

    贞白莫名其妙:“什么?”

    李怀信抬起手腕,两个血洞映入眼帘,他说:“我的血。”

    贞白的目光扫过那缠好的虎口,落在他腕颈处:“我不喝血。”

    “难道不是那天趁我不备,你咬的吗?”

    贞白皱了一下眉,反问:“究竟谁咬谁?!”

    李怀信蓦地想起前夜自己一口咬住她脖颈的场景,顿时脸皮一热,目光下滑,落在贞白的侧颈,那片白腻的地方被青丝挡住了,不知道有没有留下齿印。

    李怀信假咳一声,绷着脸面道:“若不是你先对我胡来……”

    “附骨灵本就需要刮骨驱除。”

    “哦,是啊,刮骨。”一提这事,李怀信就火冒三丈,指着自己下.身冲她喊:“那又没长骨头,你刮它?你是想废了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太行道小说   太行道全文阅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