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乡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太行道 > 章节正文
镇魂篇第十一章
“二殿下!”

    “二郎!”

    声声惊呼刺入耳膜,震得他心头一突。

    手腕猛地被人攥住,他拼命聚焦,恍惚看见冯天那张惊恐焦急的脸,在他身上压了道符,厉喊:“老/二!”

    冯天的剑光劈在怨念冲天的黑气中,符光一闪,呜声凄厉,缠裹在他们周身的怨气蓦地消散,李怀信只觉身子一沉,仿佛被人从半空一抛,直坠而下,再一次砸了个晕头转向。

    好在地面挺软,没有摔在那堆硌人的尸骨上,只是这软趴趴的地面好似薄冰一般凉。

    李怀信的神智还有些恍惚,脑袋昏沉沉的,他想揉一揉额头,手腕却被冯天紧紧攥着,他微微侧首,看见冯天倒在他身旁,衣衫不整,脸上几处青紫的伤斑。

    冯天一脸受了内伤的表情回望他,咳道:“你刚才发什么愣,被怨气乘虚而入,差点就让它们给撕了。”

    李怀信道:“我想起在皇宫里……”

    冯天睁大眼,不可思议道:“对着几亩地的骸骨思故乡?你怎么想的啊!”

    李怀信被方才那波怨气缠得使不上力,只觉得肺里阵阵绞痛,提不上气跟冯天贫,还未等他调息完那口气,身/下突然地动,他和冯天的神色蓦地一凛。

    震动越来越大,李怀信撑地的手掌一滑,摸到的竟是一片冰冷滑腻。

    “卧槽!”冯天一撅而起,垂头看着脚下黑黝黝的一排纹路,目瞪口呆地喊:“蛇吗?”

    李怀信踉跄着倒退数丈,面对着庞然大物,内心翻涌:“巨蟒吧?!”

    巨蟒的尾巴在身上盘了盘,弯成一盘蚊香,仿佛还处于沉睡状态,连眼皮也没抬。

    冯天的后背沁出一排冷汗,被风一吹,凉得发颤,不禁有些打哆嗦。

    且不说这巨蟒带不带毒,攻击性强不强,就是盘个一圈,就能把他俩给活活绞死,所以他们连呼吸都变得格外谨慎,李怀信打了个手势,示意冯天离开这儿。

    经历过一夜的折腾,他们都有些乏力,大大小小受了点伤,若再与巨蟒缠斗,只怕是给它送菜的下场。

    冯天点了点头,握着剑小心翼翼的退后,踩到一截枯枝,发出嘎嘣一声脆响,冯天立即石化当场,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慌乱地回过头,观察那只巨蟒的动静,见它依然酣睡,冯天才做贼似的松了口气。

    李怀信倒是没像他那般一惊一乍的,方才冯天大喊大叫了一通,这家伙都没个动静,跟耳背了似的。然后他们重重砸在巨蟒身上,也只是盘了盘尾巴,显然这种干扰对它而言微不足道。

    退到一定的距离,二人转过身,直面着远处那颗古槐,双双愣住了。

    离得近些才看清这颗古槐,庞大的根茎盘根错节,每条比他们二人的体型还大,根深蒂固地扎入土里,四通八达地延展开去。

    冯天道:“槐树本就属阴,气根繁多,直通地底,最为聚阴。”

    而此地乃乱葬岗,埋了几十万军魂,李怀信道:“这里阴气及盛,岂不是肥沃得很,难怪古槐长成奇观,全耐尸气滋养。”

    冯天神色一凛:“不对啊。”

    “什么不对?”

    “这儿的风水不对。”冯天转过头,望着背后酣睡的庞然大物:“有蟒蛇,更是活龙地。”

    李怀信一脸的你有病吧:“跑到乱葬岗来看风水?”

    “不是大哥,这地方邪门儿。”

    李怀信忍不住笑了:“乱葬岗还能不邪?你就说这树吧,槐乃木鬼,忌种植于阴宅,根茎穿棺缠尸,必遭家宅不宁,咱眼前这颗,气根直穿尸骨坑,邪!”

    “重要的不是这个。”

    “嗯?”

    “好吧,这个也重要,但是……”冯天顿了顿,咬了咬嘴唇才说:“我刚才也说了,此地乃龙脉所在,灵气充沛……”

    李怀信不得不打断他:“阴气充沛!”

    冯天瞪他一眼:“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纠正错词。”

    冯天续道:“阴气充沛,则——以阴养怨,以怨养尸。”冯天倏地抬起头,“怨?因为此地藏风养气,龙气不泄,怨气自然也不会散,所以几十万大军的怨愤压/在地下,将原本的真龙穴生生逆转为大凶之地,改变了整个风水的局势。”

    冯天凝神,四下张望,脸上的表情莫测难辨,整个幽谷,升腾着泼天的怨气,阴煞至及。他在原地转了一圈,数了数远处围绕着幽谷的山峰,赫然挺/立着七颗树木。

    冯天猛地一颤,连嘴皮子都哆嗦了一下:“七颗?”

    李怀信视力极好,目光洞穿夜空,遥遥的望着山顶一颗巍峨高耸的大树,透过形态辨别,应当是:“槐树?!”

    那七颗槐树比起幽谷这颗,自然是小巫见大巫,但仍然葱茏高大,气根繁杂,跟旁边的灌木相比,显得最为醒目。

    他们刚才正从一座山坡下来,坡顶那颗槐树的气根一直在不断生长,与其他枯木相接,好似在地下织成网状,贯串整片山峦地脉。

    冯天奇道:“谁种的七颗鬼树?乃是风水大忌,压着幽谷里的死士,不得超生啊!”

    李怀信沉声道:“不对,山上七棵,这里还有一棵,是八棵鬼树。”

    冯天一愣:“八……?”他有些茫然的转过头:“那就不是个阴毒的死局了,八棵?八棵是什么意思?”

    耳边的呜咽声忽高忽低,像风啸亦像鬼泣,搅扰着冯天的思路,有些混乱。

    说话间,他们一直在向古槐靠近,它在幽谷中心,就像一座巨大的地标,巍然矗立。

    越是走近,气温越低,仿佛置身冰窖,冻得人颤栗,这是阴气及重的原因。

    冯天说:“怎么比尸骨坑还让人发冷?”

    “这树浸在尸气之中,早就把方圆数十里的阴怨煞气当成养料吸收了,估计得成精!”话刚说完,他就站住了脚,盯着繁茂的树冠之下,再也迈不开腿。

    冯天瞪大眼,僵成一块棺材板,牢牢地定在了原地。

    许是眼前的情景太过惊骇,他望着树冠之中横亘的一个……人?被粗枝穿透了肩胛,支棱在中间,绿叶挡住了那人的脸,白发三千如流云泻下,随风而动,绕过那人垂下的白衣和指尖,一水儿的苍白。

    冯天的后背起了一层毛毛汗,阴风一吹,仿佛结了层薄冰,寒气贴着背心,怎么也散不去:“是……什么?”

    “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李怀信阔步上前,一副不惧天地的气势,可看在冯天眼里就是莽撞了,他急忙跟上,生怕这祖宗不知天高地厚,犯了大忌。

    地上堆叠着无数落叶,盖住了松软的黑泥,李怀信刚踩上一条树根,就被冯天拽住了:“等一下。”

    李怀信回过头,目光带着询问。

    冯天咬了咬牙:“我跟你一起。”

    二人踏着树干几个起跳,跃上树冠,脚踩在一根粗壮的枝头,相距白衣白发的那人一米有余,以免对方突然发难,他们也有所防御,又能看清楚那人的模样。

    是个女人,瞎了一目,左眼被剜去,似个漆黑的空洞,右眼紧闭,面色死白,甚至发灰!

    只需一眼就能辨别出死相,属于死了很久的那款,死状诡异而瘆人。

    冯天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峻的事:“这里怎么会死了个女人?而且尸身还没腐烂!”

    按理说,在这地方丧命,无需等到尸身腐坏,就该被怨气蚀得渣都不剩了。

    “是近日闯进来的吗?”李怀信踩着树枝往前挪,冯天紧跟其后,双双探到了尸首前。

    扫视一圈,白衣无尘,毫无被怨灵侵袭的迹象,李怀信的目光最后落在穿过她肩胛的木枝上,挑了挑眉:“被叉死的?也不致命啊!失血过多吗?”

    冯天答不上来,心里也有一万个疑惑:“她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没点儿能耐的话,闯不进这鬼地方。”

    “看看她身上有没有什么能够验明身份的物件儿?”冯天欲想搜寻,却半天下不去手,犹犹豫豫地左右移动,他有点惊讶自己居然在这种节骨眼儿上还顾及礼法,讲究男女授受不亲。

    李怀信催促:“磨/蹭什么?找啊。”

    于是冯天把手伸/进女尸的腰间,触到一块冷硬的玉石,他掏出来端详,是块正反都刻着’楊’字的玉佩,除此之外,再多的发现就是这是块上等的好玉了,但对于见惯了奇珍异宝的李怀信来说,也就一般般吧,没多大稀罕之处,索性又把玉佩塞进女尸腰间,这死人的东西,多拿一秒都嫌晦气。

    李怀信的目光停留在那根刺穿过女尸肩胛的树枝上,白衣周围已经辨不出血色了,就是一团黑色的污迹。鬼使神差地,他伸出手,握住那根树枝。一瞬间,寒流如冰柱般洞穿了掌心,带着尖锐的刺痛,封冻住他的臂膀及全身,将手掌牢牢禁锢在木枝上。

    冯天惊叫一声,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震开,狠狠摔在地上,砸出巨响。

    猛地遭受重创,他竟一时撑不起身,只能放声大吼:“怀信!放手!快放手!”

    厉风如刃劈下,李怀信握着木枝的虎口一点点撕裂,鲜血潺潺,顺着树皮往下流,侵入女尸肩胛时,他体内的鲜血仿佛遭到吸嗜,不断往外涌,源源不竭,几乎要被人抽干。须臾之后,好似这道伤口太小,血液有些供不应求,树枝爆出一股大力,猛地撕裂他虎口,如若不立即撒手,那么整个手臂都将被撕裂不可。李怀信气沉丹田,奋力一挣,遭遇气流震击,摔在了离冯天不远之处。

    冯天急切问:“你没事吧?”

    李怀信看了看手上的裂口,有些怔愣:“那具女尸……好像有异。”

    “尸变了吗?”冯天倏地抬起头:“第八棵,不是树,是……天棺!”

    李怀信侧首,一脸震惊地看向冯天:“什么?!”

    “是天棺,没错,这是天棺。”冯天缓缓站起身,愣愣地望着面前这颗巨大的古槐,顶天立地地生长着,一般棺椁下葬都是横向入土,竖起来的,则是天棺:“不是天葬,不是树,是墓,没错,葬于龙穴处,她就是墓主,果然有人将墓穴选在乱葬岗吗?”

    “不是。”李怀信咬了咬牙,忍着剧痛站起身:“那根树枝上施有钉魂禁法,那具女尸应该是……被镇压/在此的。”

    “死后被镇压?”

    李怀信摇了摇头:“她衣服上有黑血,插/入肩胛的树枝上下都有,看似有挣扎的迹象,不排除是被活活钉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太行道小说   太行道全文阅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