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技巧

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乡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太行道 > 章节正文
镇魂篇第八章
丝丝凉意从衣摆钻进身体,方才穿过杂草时,露水浸了裤管黏在腿上,寒风拂过,毛孔收缩,冷出一层鸡皮疙瘩。在李怀信反手拧断他胳膊前,冯天机敏地作出了妥协,顺毛道:“花魁,花魁行了吧。”

    李怀信长眉轻挑,心满意足地松了手。

    冯天虽是个嘴炮,却总能在点燃火的瞬息吐一口唾沫星子扑灭火苗,及时止损,所以李怀信说他欠呢,从头到脚都是一把贱骨头,不收拾就不老实。相对的,冯天也觉得李怀信是个贱人,光是放狗去咬对他春心萌动的小师妹这点,就贱得令人发指!小师妹含羞带怯的沾了他一根手指尖,李怀信就跟别人玷污了他的清白一样,一脸嫌弃的避如蛇蝎,你不喜欢就不喜欢呗,你为此养条狗来咬人家作甚!

    面对冯天的谴责,这二世祖居然来了句:“她居心叵测,想坏我修行。”

    冯天直接一个倒仰,皮笑:“你修了个童子鸡的行!”

    不料对方一愣:“修道之人,难道不需要守身如玉吗?”

    冯天噎住,李怀信又说:“那我打发了婢女,拒绝了宫里送来的侍妾,修的这个清心寡欲是在自虐么?”

    冯天有点胸闷,他觉得跟这个二货没法沟通,二货思忖片刻,摇了摇头,自喃道:“不行,那些歪瓜裂枣的……”脑子里快速过了一遍那些莺莺燕燕的姿色,他打了个寒噤,觉得这些个庸脂俗粉不配给他暖床,谁也休想染指他的风采,宁愿继续自虐,也不能浪费精元。

    更何况,看谁都没有欲念!

    打从认识李怀信,冯天才算开了眼界,这个臭不要脸的心气简直高到厚颜无耻,他当时肯定脑子进水了,才会跟这个二世祖偷跑下山,回去以后,指不定被掌教师叔怎么体罚呢。

    想到此,冯天隐隐觉得背脊骨发麻,身处阴森森的松林阵,竟无从找寻突破口。

    他抬起头,看不见天色,就像头顶盖了层幕布,只有站在沟渠边,水中倒影了圆月与星光。

    李怀信提议:“沿着沟渠走?”

    冯天也正有此意,他用苍耳在原地做了个十字记号,便顺着长长的沟渠行进,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四下寂静得有些诡异,若有小女孩误入,早该吓得嗷嗷直哭了,可一路上连个喘气儿的都没遇上,甚至没有任何其他生物的足迹。

    李怀信有些怀疑:那樵夫真的看见一个小女孩进了乱葬岗吗?

    无论是村庄或者城镇,都离此地相距甚远,大晚上的一个小女孩独自跑到这种鬼地方来躲猫猫?

    这里的潮气太重,黏腻的泥土沾在鞋底,靴子就显得有些沉甸,再加上被露水浸透的裤管,让李怀信格外不舒服,却又强忍着没有发作,不知走了多久,沟渠的前方仍然看不见尽头,两旁松柏林立,看似参差不齐,却好像存在某种不言而喻的规律,这种微妙的感觉很难阐述,所以他一直闷声不语,冯天也没有开口,静静地走在他身后,静静地……

    李怀信心头一突,这么长时间,冯天怎么连句牢骚都不发?身后几乎没有半点鞋子踩踏软泥的动静,他猛地驻足,转过身,面前空空荡荡,冯天已不知去向,整片松林独剩他一人。

    李怀信有瞬间慌张,低喊了声:“冯天!”

    响砌在松林中的只是一阵短促的回音。

    不至于这个时候戏弄人吧?李怀信有些恼怒:“你小子,有点儿分寸啊,出来!”

    回音过后,重回悄寂。

    他又试着喊了好几声,仿佛冯天已经消失在这片松林里了般,无迹可寻。

    真是邪了门儿了,方才明明紧跟在身后的人,走着走着就不见了。

    他在太行,拜于掌教座下,习的是符箓剑道。而冯天则拜于三师叔座下,修习六爻八卦,奇门遁甲,可惜此人天资愚钝,捏着铜钱就跟榆木疙瘩一样,实在没有半点天赋,学什么都四不像,跟个草包一样。他也曾自暴自弃了一阵,反倒是跟着李怀信厮混,半途修习符箓剑道,有所精进,否则冯天在太行至今,都可能一无是处。李怀信与众师兄弟们一致认为,冯天当年入错了门。

    拜错师也就罢了,那三师叔收徒也不看此人天赋资质如何,简直就是瞎子摸象,逮谁都一样,太随心所欲了!冯天不是那块料,他还死攥着人不放,不许冯天另投他门。当初因为跟李怀信修习剑道,三师叔没少体罚冯天,骂他叛徒,白眼儿狼。蛮横跋扈至及,一点儿都不讲道理。若论起来,冯天就是给丫耽误的,六爻八卦不得要领也就罢了,拐个弯偷学剑道符箓,才刚有所精进,就被糟老头子拖回去关了禁闭,如今四五不六的,修了个半残,算是太行山上一大悲剧。

    别人不是不同情冯天,但同情也没辙,糟老头子蛮不讲理,是个敢在掌教面前耍横的无赖,所谓一物降一物,唯独李怀信这祖宗应着有大端王朝这个庞大的后台,不将人放在眼里,每每能把老无赖气得吹胡子瞪眼,他惹不起李怀信,只有抓住冯天揍,揍得冯天哭爹喊娘。

    别看冯天在外面牙尖嘴利的,一旦遇上他师父,立马变怂包,这一怂,就放弃了跟李怀信修学符箓剑道,踏踏实实握着铜钱去做他的窝囊废。

    此刻这窝囊废不知所踪,李怀信之所以慌张,也是因为担心,唯恐其身临险境。

    跟冯天厮混久了,耳濡目染,再不济也粗浅地了解一些八卦阵法,但了解程度仅限于听过,就像和尚念经,你顶多记住一句阿弥陀佛。

    李怀信是个心高气傲的剑修,他觉得只要修成大能,还怕什么旁门左道,根本没将三师叔精通的领域放在心上。毕竟本届及上届乃至上上届掌教,都是由剑修当家做主,三师叔之流就是一个陪衬的。

    谁知现在,他就在此领域里着了道,乱葬岗之行给他的心高气傲狠狠上了第一堂课。

    他不可能坐以待毙等冯天破阵找来,四下张望之后,往前迈了几步。

    松林之中看似无任何异样,却怎么都走不到尽头,李怀信加快了脚步,走了大概一刻钟,脚下倏地顿住,他睁大眼,盯着前方的脚印……

    他箭步上前,低头寻见了冯天以苍耳做下的十字记号,拧紧了眉,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困在了这个松林阵。心理素质稍微差点,就会因恐惧而方寸大乱,李怀信纵身一跃,脚点树干,借力攀上一棵青松,站在枝干顶端,维持住一个平衡,借着月光,眼前豁然开阔,目力所及,全是铺天盖地的青松绵延,没有尽头。他在不知不觉中到底走了多远,看不见来时的荒草地,也不见山丘。他估算了一下时辰,若这片松林真如眼前所见一般辽远,那么他要从标注的起点走回原点,至少得花费大半日功夫,然而他却不过一个时辰就重新绕了回来,由此可见这片松林,没有他看见的这般辽无边际?!

    思忖之际,视线渐暗,李怀信仰起头,黑云闭月,稀疏的星子逐渐失去光辉,闪烁两下,便悄然隐没入夜空。

    随即,响起一阵闷雷,蓄着滚滚而来的气势,压/在乱葬岗的上空,预警一般,却迟迟未曾劈下。

    天现异象!

    李怀信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直到黑云将整个圆月遮盖,他再也看不见丁点儿光亮。

    但是头顶的闷雷,好似豺狼虎豹袭击猎物前的低喘,蓄势待发。

    若是换作寻常百姓,定会以为,打雷就要下雨了。

    只有修行者尚能分辨,这不是寻常的雷电,而是遇劫才会遭遇的九天玄雷。

    李怀信嗓子一紧,翻身跃下,掏出符箓燃起一盏青灯,他必须尽快找到冯天走出这片松林阵。

    就在他挑灯迈步的一瞬,雷鸣低啸,寒风从林里卷来,接着响起细细碎碎的声响,来自四面八方,有什么东西正破土而出。他手里的青灯光线不强,照射的范围不足两米,恰在两米以内,有一块泥土松动了一下。李怀信面颊紧绷,右手下意识往后,抠住了背上的剑匣。

    匣子里有七柄灵剑,以七魄命名,自入太行山伊始,由太行道掌教千张机的师父,前任掌教流云天师亲自赐下,从未离身超过五百米以外。他的情况比较特殊,不像大师兄秦暮那样,悟剑意入道,凭本事踏上的剑修之路。而他,是师祖流云天师闭关前,耗费七七四十九日,硬生生将七柄灵剑插/入其道心。所以李怀信的剑修之路,不是自己悟出来的,而是因为有个了不起的爹,走了后门。这不甚光彩的剑气成了他人生之中的一大污点,那时年仅十岁的李怀信,意识还懵懵懂懂,就毫不知情且厚颜无耻地走了捷径。或许也正因如此,他无论怎么勤学苦练,都敌不过秦暮,那颗想证明自己的心,在一年又一年的稳居第二中,忍辱负重,成为人生中又一大污点!

    他手挑青灯,万分警惕地盯着前方松动的泥土,缓缓逼近。然而身后及左右,喀嚓声四起,光晕折射之处,一截指骨破了土,接着是手掌,头颅,一具苏醒的骷髅,一点一点从地狱爬上了人间。

    不容犹豫,他猛地抽出雀阴剑,斩下了那具还未完全出土的骷髅,头颅落地,粘着泥,滚至一棵树根下,牙齿却仍在上下咬阖,余下没有头颅的身体已经向他扑来,李怀信身子微斜,又是一剑斩下,骨头散架的一瞬,发出一声尖啸,一团黑雾自骸骨中剥离,闪电般朝他撞来。

    李怀信眼疾手快,将青灯一抛,挂上枝头,摸出一张驱灵符,挥剑扫出,又一声尖啸,那团黑雾撞在了树干上,却没有因此消散。

    他心下一凛:“什么鬼!”

    四面八方的喀嚓声正朝他涌来,他却还未找到一招诛邪的法子。

    黑雾速度极快,眨眼间就蹿到了跟前,稍一松懈,就往人身体里撞。

    李怀信丝毫不敢分神,因为他发现,怀里的符箓只能阻隔抵挡它袭击,根本无法彻底打散。

    五六具骷髅已经奔入了光圈之内,李怀信捏了个剑诀,横扫而出,散架了一批,却又蹿出五六团黑雾,蜂拥而至。剑气一荡,黑雾蓦地扩散,不容他松一口气,一缕黑烟缠绕剑尖,原本以为正要消散的黑气再一次聚拢。

    李怀信见状低喃:“没完没了了?!”

    无数骷髅涌到跟前,李怀信拔出第二柄灵剑,双刃激荡,铮然一声,犹如弦音刮耳,他祭出一柄长剑,幻化无数道剑影,人却浑然未动,剑光好似长了眼睛,七拐八弯的绕开青松,劈碎了一堆白骨。

    接着,他手腕翻动,捏了个诀,祭出第二波剑影:“歼邪!”

    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太行道小说   太行道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