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技巧

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乡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太行道 > 章节正文
镇魂篇第五章
赵九跟何大爷当街斗殴,不是多大罪,在衙门各自吃了十大板子就给放了。赵九揉着屁/股一瘸一拐地出来,那何大爷毕竟年纪上去了,身子骨再硬朗也吃不消,趴在宽凳上被衙役抬着回了保和堂,最后还不忘咒骂一句赵九这鳖孙。

    赵九冷哼一声,鼻孔朝天,看见走近的贞白,立即扶着腰臀往前挪。许是怕牵扯伤处,他两腿大张,走起来左摇右摆,跟个旱鸭子似的。他把贞白拉到一旁,压低声音,神神秘秘说:“道长,大事不好!”

    贞白拂开她的手,刻意拉开一段距离:“何事?”

    赵九掩嘴道:“方才我出来前,听那铺头跟县太爷说,大嫂子在里头招了。”

    贞白蹙眉:“招什么了?”

    赵九看了眼四下无人:“招了那把铁锹是他们家的,而仵作验出那名死者,骨头发黑,好像是被毒死的!推测埋尸的时候,用铁锹刨了坑,不留神就一起埋了。”

    所以并不是贞白起初猜测的那样:死者被他人谋害埋在竹林里,后来王六家扩建院墙,无意中将尸骸圈进自家宅院。

    事实可能是凶手杀人害命后,在王六家的院子里刨了个坑,将尸体掩埋了。

    而这个凶手,及大可能是王六或其妻,更甚者是一起作案。

    可是谁会把一个死人埋在自家院子里,多瘆得慌,每天踩着一条人命度日,就不做噩梦?

    此时,一个官差行色匆匆走出来,点了门口两名衙役道:“快,跟我再去一趟王六家。”

    衙役立即跟上询问:“头儿,啥事儿啊?”

    为首的道:“我们带回来的那包骸骨里头,多了一根腿骨。”

    那衙役好似没明白:“啥?多了?”

    “哼,你说多了一截趾骨咱还会怀疑这死者长了十一根脚趾头,但他总不能多长一条腿吧。”

    衙役会晤:“也就是说,有两名死者!”

    “对,利索点,得把王六他家院整个儿犁一遍。”

    听完头尾对话的赵九惊愕得张大嘴,瞪着一双铜铃似的眼睛目送官差走远。

    实在难以置信,他好容易回过神,转向贞白:“不不不会吧?道长,我们要不要跟上去瞧瞧?”

    贞白却仿佛充耳不闻般,问了赵九另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如此尽心的帮助王氏?”

    说不定今日,他是为了摸进衙门打探消息,才会故意殴打何大爷。

    贞白向来没有一颗玲/珑心,也并无多大的智慧,不然也不至于她当年被人摆了一道,至今也不知其谁,甚至连丁点头绪都摸不清。

    赵九张了张嘴,神情暗淡下来,他说:“你知道王氏馄饨铺那样火爆,而我们这些小摊在他旁边开了数十年也没有倒闭是为什么吗?”

    贞白不知道,因为她从未关注过这个,更无甚了解。

    赵九说:“因为他每日限量,为的,就是给咱们留一口饭吃。谁会嫌钱多呢,他大可以把馄饨卖到晚上收摊,可是他说咱不贪心,够过日子就行,都是街坊邻居的,出来讨生活,有钱大家一起赚。”

    这样一个不贪图利益之人,又怎会杀人埋尸呢?

    赵九叹了口气:“如今他们家遭难,我若不尽心帮衬点儿,良心该喂狗了。”

    贞白没说话。她第一次正眼去看面前这个五官扁平且身材矮瘦的人,腰间总有几处线头好似没被裁剪干净,袖口也沾着面粉,整日围在包子摊前转的小老百姓,为了生计起早贪黑根本没有那么多的穷讲究。

    贞白颔首,示意赵九跟上。

    官差冲进王家院子,将灯笼挂在青竹上,并以此为中心下铲,一个衙役拾起那块插/入土里的木质符箓:“头儿,这是什么?上面还刻了字!”

    为首的官差接过,反转着仔细看过,压根儿不认得上头鬼画些什么,他琢磨道:“好像是块符。也就是说,凶手还请了道符在此地镇尸?”

    衙役们面面相觑,心中更加认为王氏可疑,因为只有住在这里的人,知道地里埋尸,心中惧怕才会请符来给自己寻个安稳吧?待犁完这个院子,非连夜审出个结果来。

    果不其然,距埋葬上一具骸骨不到一尺之处,挖出了另一具骸骨,衙役往旁边铺了块白布,忍着腐朽的气息,捏住死者的衣服,小心翼翼地将一具比较完整的骸骨拎出来,又在土里掏了掏,把一些碎骨捡完。

    为首的官差蹲下/身,在鼻息前扇了扇风,驱散异味,瞅了半天才说:“这人穿的是寿衣。”

    “是哦。”另一个人插话,“只有死人才会穿寿衣。”

    为首的疑虑:“凶手杀了人还给其穿上寿衣,是不是太多此一举了?”

    衙役接话:“既埋在同一处,上具尸体却是被草草处理的,穿着平常的粗麻布衣。”

    为首的官差伸出手,摸上那件寿衣:“上等的绸缎。”

    他目光上下逡巡,锁定再其颈骨的位置,那里系着一根红绳,官差抬手一勾,拉出一个折成三角的黄纸包。他小心翼翼打开,目光扫过,瞳孔骤然紧缩,满脸肃杀道:“快,把尸骨抬回县衙,让仵作查验。”

    衙役一脸诧异,不知发生了何事:“怎么了头儿?”

    为首的将黄纸折进袖中,并不多解释:“回去再说,先判断死因!你们两个继续挖,我一会儿再派些人手过来。”

    三名衙役抬着尸骨出院之际,贞白与赵九隐入栅栏的折角处,待一行人走远,赵九才探出脑袋,压下心中的惊悸,开口:“什么情况?怎么又挖出来一具,不会真的跟王六和大嫂子有关吧?”

    贞白蹙眉,隐隐觉察不对劲。

    阴风吹过,屋檐下的白皮灯笼微微晃动,有意无意磕在门楣上,发出细碎的声响。

    “谁?”正铲着泥土的衙役直起身,警惕地看向四周。

    闻言,赵九虎躯一震,原地立正,低声问:“发现我们了?”

    贞白半响无语,从栅栏的折角迈出,身形纤细,背脊笔直,青丝袖袍在阴风中飞扬,赵九看在眼里,真乃神仙之姿。待他内心赞叹时,又听另一个衙役说:“哪里有谁,起风了,赶紧挖吧。”

    那衙役看着堂屋门前的白帐飘动,棺椁前那盏长明灯的火苗左摇右摆,仿佛随时会扑灭。

    月黑风高时在人家灵前挖尸骨,着实有些毛骨悚然。

    冷风从脖颈后面灌入,衙役不禁打了个寒颤:“头儿啥时候派人来啊,我觉得剩咱俩怪瘆人的。”

    另一个衙役是个胆儿肥的,闻言就笑:“咋的,你还怕有鬼啊?!”

    后者嘴硬道:“去你的,你才怕呢。”

    “人死如灯灭,我可不信那个邪……啊呀我去!”他刚说着,扭过头,就见挂满灵堂的白帐飞舞着,被长明灯的火舌一撩,顿时被点燃,火焰蓦地上窜,灵堂骤亮。

    衙役铲子一扔,就朝院前那口水缸扑过去,喊道:“灭火。”

    两人举着瓢盆浇水,一阵手忙脚乱,没一会儿就把火势扑灭了,二人瞧着被自己弄得一团糟的灵堂,正感愧对亡灵,忽地大风一卷,堂屋的大门砰一声砸闭,松松缓缓的门阀倾斜,直接挂在了门扣上。

    二人具是一惊,惊惶地站在棺椁前,而那盏左摇右摆的长明灯遭大门的飓风冲击,噗呲熄灭了。

    室内陷入一片漆黑,两人的呼吸一窒,顿觉头皮发麻。

    贞白便是趁此闪入院中,停在那几株倒在地上的青竹前,伸出手,在虚空中轻抚几下,指尖才落在其中一颗青竹上,贞白下意识朝下滑动几寸,摸到凸起的竹节,暗道:没道理啊,只剩几缕聚不齐的残魄,怎会有这么重的阴煞气?

    难不成,阴魂被人拘走了?

    脑子里忽地闪过傍晚时遇见的那个小女孩。

    难道是她?这个念头一现,就被贞白否决了,白日里她在此处摸到的也就只剩一点残魂,实在太弱,才没有贸然拘出,本以为入夜能将其凝聚成形,谁料仅剩下的不过是一捧怨气。

    除此之外,就再没剩下任何线索。

    贞白凝神,指尖触到另一根青竹,突然几下砰砰声,堂屋的木门被人至里头狠狠撞击。

    冷风从门缝里灌入,梁上垂落的白帐飘扬,有意无意间扫过两名衙役的背后,吓得他们一个激灵,哀嚎出声,撞门撞得越发狠了。

    贞白刚站起身,正堂门阀哐当落地,两名衙役双双摔出,虎躯砸在石板上,尘土飞扬,发出一阵闷响。

    两人痛吟出声,在地上挣扎几许,刚爬起身,就见庭院中直立着一个黑影。

    眨眼间,那黑影竟瞬移到了院门前,形如鬼魅,他们甚至都没看清黑影伸一下腿。

    二人又眨了眨眼,确认自己不是眼花,腿立即软了。

    与此同时,走进来几名官差,拦住了贞白的去路。

    那人迎面一愣:“你是何人?大半夜在此作甚?”

    贞白笔直而立,不欲与官府纠/缠,刚要敷衍几句,赵九挤了进来,喊:“道长,道长,您走错了,我家在那边儿。”又转向官差,圆滑道,“不好意思啊各位官爷,咱走错门儿了。”

    正堂外吓腿软的两人此时回过味来:“等等。”

    他们抬步走近,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瞅着贞白一阵打量,一个道:“有问题!”

    另一个道:“对,肯定有问题!”

    贞白神色淡漠:“官府跑来砸人灵堂的事,我可以当作没看见。”

    “啥?”居然被反咬一口了,当差的当下急眼,“胡说八道!我说怎么灵堂突然着火呢,八成就是你所为,趁我们进去灭火,再弄来一阵风,把门关了又把门阀给插上,然后闯进来,想毁灭什么证据?!”

    贞白面不改色:“所以你是说,我能呼风唤雨吗?”

    那人一愣,新来的衙役听闻,也觉得这罪名扣得有些智障。视线往堂屋里一扫,里头被搞得乌七八糟。

    赵九适时叹道:“人都死了,还不得安生,官爷……”

    “行行行了!”衙役抬手制止:“你打住啊,衙门办案,我们自会妥善处理,你们,赶紧走,别跟这儿妨碍府衙办差。”

    “诶。”赵九连忙应下,朝贞白做了个手势,示意她赶紧离开,自己则脚底抹油地跑了。

    其中被关进灵堂的那名衙役欲要阻拦,新来的那人按住其肩头,对身侧人颔首示意:“你去跟上。”

    “是。”那人奉命出了院子,一路尾随而去。

    圆月参了杂色,星光斑驳,赵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太行道小说   太行道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