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技巧

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乡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金银迷迭 > 章节正文
正文第四十九章chapter49
未琐和兰晶两人还站在马匹旁等待着教主的归来。

    未琐手中有些悠然地甩着狗尾草,道:“我就说吧,兰晶。”

    兰晶微微闪眸扫了她一眼,并未反驳什么。

    未琐继续道:“白姑娘,是个明智之人,没有我们想的那么肤浅。”

    “你不过才认识她几天,就这么评价她了么?”

    兰晶轻轻一笑,她的声音中带着对未琐思想幼稚的暗韵。

    未琐停下手中的工作,那根狗尾草也悬浮于半空中,不掉也不升。

    “我想,这不应该是由我来评价的,而是教主。”

    兰晶看未琐的眸中有些质疑,却又再次听到未琐说道。

    “当你接触后,你会明白的。”

    那根狗尾草再次摆动起来,上下起伏,似乎带着些节奏感。

    兰晶眼眸微微一颤,回想起刚刚那一幕。

    当时,白洇烛抬起眸时,面容上已经不再是那副慌张的样子了,反倒是多了几分冷静和淡漠。

    未琐微微一怔,“白……白姑娘……”

    白洇烛望向她,那眼神,简直就是传达着让她放心的意思。

    而与此同时,空那双漆黑深邃的双瞳竟然睁开了,他缓缓地坐直身子,右手靠在窗上支撑着他的脑袋,一副慵懒地看着白洇烛。

    既不解释,也不问答。

    片刻,在未琐和兰晶诧异的目光下,两人才开启了对话之旅。

    “让本座来装死,还是以这种姿势,你也是可以啊……”

    空的话中带着几分威胁,几分淡漠。

    然而,白洇烛却一点也不忌惮,赞扬道:“空教主装得也真是像啊,连自己的属下都可以瞒过。”

    空冷呵一声,“你别岔开话题,你出的这个计谋……”

    “天衣无缝么?”

    “……”

    一旁的未琐忽而笑出了声,空眼眸一扫,那人连忙闭上了嘴,憋笑着。

    兰晶是个聪明人,也明白了这一切,看着空,问道:“教主,那个人……”

    “你们两个留在这,本座亲自去。”

    说罢,空便走出了车内,也不再与白洇烛计较。

    然而,在他落地后,却转过了头,说道:“还不跟上?”

    兰晶和未琐一愣,而白洇烛却很听话地跟了上去。

    未琐嘴角轻轻一扬,“也许以后还会有些什么事情发生呢……”

    兰晶只是撇了一眼未琐,并未多说什么,毕竟,有的时候,她也不懂未琐这个家伙脑袋装的都是些什么。

    兰晶回神,只见未琐直勾勾得看着自己。

    “你做什么?”

    未琐轻轻摇头,半晌,才道:“你以前……在进魔教之前是个什么人?”

    兰晶像是被触碰到什么心事般,眼眸忽而一紧,皱眉看向她,语气有些怒意,“你打听我的过去干嘛?”

    未琐被她突如其来的神情一怔,连忙解释道:“没有啊,只是想了解一下,毕竟大家同门这么久了……”

    “我告诉你,我的过去,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以后更不会有!所以,别没事找事,打探我的过去!”

    未琐看得出来,也听得出来,她真的生气了,从她们相遇第一刻到现在,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兰晶如此生气。

    “我……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只是……”

    然而,兰晶却未等她说完,便转身走到了不远处。

    依旧是那个瘦弱的背影,但是,却徒然生出了几分孤寂。

    未琐还是被兰晶这一行为感到有些呆愣,她刚刚只不过是想问一下她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就算她说是农民的孩子也没什么啊,毕竟,她从来就不在乎这种身份地位,但是,她为什么……这么生气?

    未琐有些踌躇地摆弄着手中的狗尾草,心情很是复杂。

    这个时候,自己是不是应该去跟兰晶道个歉呢?

    不过,自己好像也没做错什么吧……

    未琐在这左想也不是,右想也不是,索性扔了手中那根草,眼眸微微抬起,有些犹豫,但还是朝兰晶走了过去。

    而迈开步伐没几步,忽而,两个身影出现在了她们眼帘中。

    一个高挑,一个纤细,很是眼熟。

    两人同时道:“教主。”

    兰晶也稍稍降下了些火气,然而,却还是逃不过空的洞察力。

    空微微挑眉,看了她们两人一眼,似乎就明白了一切。

    “走了,上车。”

    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由不得众人不听。

    兰晶先行上了车,途中没有望过未琐一眼。

    未琐也是无奈,见她上了车后,只是轻轻吐了一口气,正要走去,却被空叫了一声。

    “未琐,过来。”

    “是。”

    白洇烛看着空和未琐两人走到一边,也没有多凑热闹,只是转身走上了马车,拉开车帘后,发觉里面已经被收拾干净了。

    白洇烛坐在软座上,有些无聊地拉开车窗,然而,这个视觉,却是可以完美地看到空和未琐两人。

    只见此时,空并无散漫,反倒有些严肃。

    空道:“说吧,方才发生了什么?”

    未琐微微低眸,“我只是问了一下……”

    然而,话还未说完,却被空打断,“问了一下兰晶的过去么?”

    未琐忽而抬眸,有些诧异地看着空,“教……教主,你怎么知道?”

    然而,空却只是轻笑,“有什么事,本座不知道?”

    未琐嘴角一抽,“啊?”

    空转身背对她,他的背影,是那样的神秘。

    半晌,空才道:“本座忘了提醒你了,兰晶的过去,以后休要再提。”

    空这么一说,未琐更是疑惑,但毕竟是教主的命令,未琐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而且,她也不想再让兰晶因为这个而生她的气了。

    “回去吧。”

    未琐忽而想起了什么,说道:“那个,教主……”

    “本座不是说了么?休要再提。”

    空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是啊……”未琐声音瞬间变轻了些,“我是想说,刚刚属下调查过了,前面不远处,有个客栈可以住一晚……”

    “……”

    空久久没回应,半晌,才转身走了回去,扔下了一句话给她。

    “那你怎么不早说。”

    未琐嘴角微微一抽,看着空的背影,喃喃道:“不是你不让我说么……”

    空淡然地走了回去,却发觉某个女人在望着自己,被发现偷看后,那人,竟然又很淡定地放了下车窗。

    空的面容上,就没少过那分慵懒。

    空的步伐沉稳,修长的手拉开车窗,发觉里边那人,依旧安静。

    她坐得很直,端正大气,看起来却又不会觉得僵硬,也许是因为从小被师傅训练的原因,以至于她每一个小动作,都会保留着最美的仪态。

    空颀长的身子一下子上了车,一副慵懒,邪魅地笑着,“看够了么?”

    “我不是在看你啊。”

    空眼眸微眯,望着白洇烛。

    此时,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空此时坐的位置相比之前有些近,以至于两人之间的距离,简直不是用近可以形容的。

    白洇烛继续道:“我看的是风景,想透透气罢了。”

    空眼眸眯得有些紧,白洇烛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后背竟有些发凉,甚至,可以在空的身上,寻到一种危险的气息。

    白洇烛红唇一动,“你信么?”

    “……”

    空已经被她这断成几句的话感到无语,又颇有几分无奈。

    “下次说话的时候,可以一次性说完么?”

    白洇烛微微一笑,“你若是想,那便可以。”

    她这番话,怎么听出了些不一样的感觉?

    然而,空也并无什么在意,坐回原先的位置,两人的距离,也因此远了些,起码不会让双方再有种奇怪的感觉存在。

    然而,空所不知道的是,转眸望向外面的白洇烛,脸上挂着一丝笑容,很是灿烂。

    也正是这个时候,未琐和兰晶两人的气氛十足尴尬。

    未琐总是有意无意地看向兰晶,只是,那人,却丝毫不愿搭理自己。

    “那个……不好意思……”

    未琐连道歉都说得小心翼翼,看她的双瞳都带着几分茫然。

    兰晶的沉默,让清冷的月光落了一地,也让未琐更加的茫然。

    正当未琐暗眸时,却听到未琐清脆的声音响起。

    “没事。”

    虽然这两个字再普通不过,但对于未琐来说,却是十足的欣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金银迷迭小说   金银迷迭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