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技巧

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乡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撼龙诀 > 章节正文
第一章诡梦
看着眼前遍体鳞伤的孩子,父亲沉默一言不发,母亲惊慌无措,使劲流泪。

    妻子说:“你,你怎么能不承认孩子是你打的?”

    李冰说:“你们都知道,我从来不打孩子,你们知道的。小志,到底谁打的你?”

    小志说:“是你打的。”

    李冰愣住了,妻子说:“我下班回来亲眼看见你打他,才把你拉到妈这评理,你就忘了?”

    李冰只记得昏昏沉沉睡了一觉,醒来就在妈家里,至于孩子为何成这样,他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他问妈:“妈,这7年了,你见过我打孩子没?”

    妈说:“你没打过。”

    他问爸:“你见过吗?”

    爸说:“没有。”

    他对妻子说:“他们都没见过。”

    妻子说:“他们都没见过就证明你没打过孩子吗?他伤这么痛会说谎吗?我亲眼见的,会乱说?你现在清醒了,是好了,刚才你疯狂的样子……”

    李冰说:“你的意思是我有间歇性失忆症?”

    妻说:“对,你肯定有。”

    李冰说:“放屁!我都三十多岁了,怎么从来不知道我有这种病?”

    妻子说:“有病就有病,装什么装?这几天你班也不上,手机关机,你跑哪去了?一回来二话不说就打孩子?你能耐了你!”

    妻子阴了脸,突然站起来,在找东西,她拎了拎板凳,又去拿一个球拍,在手中挥舞两下。

    李冰眼看情况不对,上去从后面抱住她,夺了球拍说:“你干嘛?我早怀疑你,我说怎么不记得刚才的事,是被你打晕了,现在头还疼。我一直觉得你最近不正常,思想偏激,刚才一定是你打的孩子,赖在我身上,孩子肯定是受了你的威胁,不敢说实话!”

    说着找个根跳绳要把妻子从背后捆起来。

    妻子愤怒地说:“你是不是又失忆了?刚才我说你有病,你妈突然打我一巴掌,你没看见?你现在绑我?你要干什么?”

    李冰问妈:你是不是打她了?”

    妈笑着说:“我也一直感觉她不对劲,尽说些疯话,就想一巴掌试试能不能把她打醒。”

    李冰赶紧解了绳子,搂着妻子说:“对不起,错怪你了,对不起。”却看见妈笑得越来越诡异。

    他走过去摇了摇妈宽厚的肩膀,说:“妈,你怎么了?”

    妈却突然变得脸色惨白,翻了白眼,眼眶里只剩下白眼仁,她咧开嘴,直张的有半个脸大,露出雪白的牙齿和血红的牙龈,一口就吞了过来……

    李冰吓得一步步退到窗台,可妈的口里却伸出三个根舌头,直向他奔来,他抓住阳台上的防盗网拼命的摇晃,声嘶力竭地喊:“救命啊!救命!”

    声音在空旷里回荡,眼前却出现一道强光,如正午的太阳照在头顶。

    光线越来越亮,他也觉得越来越热,一瞬间那么刺眼的一闪,他的身上就燃起了火,他还来不及喊一声,瞬间就从头到脚化为灰烬。

    他猛地睁开眼时,浑身上下汗已湿透,心口还在扑通通的跳。

    这一次,已不知是第几次做了这样可怖的梦,他不愿再回忆梦的内容,可那梦,又如此真实的印在脑子里,就像真真切切发生过一样。

    他开了宾馆的灯,思绪仍旧很混乱,走了这么多天,是该回家一趟了,但在回去之前,他有必要再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认真地梳理一遍,这一切的一切,怎么就落在他的身上?是不是老天对他开的天大的玩笑?

    他忽然又变得恍惚,之前的那些不可思议的事,虽然那么清晰,会不会只是自己做的一场又一场梦呢?不会,他立即打断了想法,照常理他此刻应该躺在家里,明天一早还要搭地铁去上班的。可他确实已经离家出走了好多天。

    为了搞清楚这一切,他不得不再次回忆起上个礼拜的今天。

    他走在西京城的街头,手里拿着刚从书店里买来的一本二年级练习册。

    这是微信家长群里规定要买的,他找了好几家书店都没有,突然手机一震,群里一家长吼一声语音说:“玄武门外的天一书店大促销,只要一折,快去抢,迟了就没了!”

    他离得近,立即蹬了共享单车赶过去,书店里冷冷清清,并没有人排队,他看了看老板,小心翼翼地问:“这本书,是不是一折?”

    老板盯着他看了一会,说:“是一折,最后一本,要买抓紧。”

    李冰心里暗喜,扫了两块钱就拿书而去。他边走边翻看着,感叹二年级的书已有如此难度,不少还是脑筋急转弯!

    眼下已到了城墙根,正对着火车站是一截断掉的城墙,今年市里的十大工程之一就是把这唯一的残缺处连起来。这样,一座四四方方的城就完整了。

    这城墙从他记事起就一直断着,也不知为何而断,又经历了多少年。断掉的两侧此时已搭起了高高的脚手架,挖掘机,推土机,吊车都在忙碌的工作着。看挖掘机师傅娴熟的技术,一定是从山东技术最强的那家毕业的。

    在城墙侧面断口处向着城墙内部,已挖了一个五米高的大洞。李冰停下抽了根烟,看了一会,准备到城里坐地铁回妈那儿看看。

    此时远处却来了个穿制服的,冲着他说:“施工呢,快点离开,小心一会落物把你砸了。”

    李冰点头答应着就要走,却注意到此人的制服款式从未见过,一身纯黑色,挂着不知名的肩章。应该是五花八门的保安服的一种吧。

    身后却跑过来一个老头,头发已白了许多,但看起来红光满面,精神矍铄。老头还不等他说话,抢先对保安说:“这小兄弟是我外甥,过来看我的,让他在这呆一会,没事,给他发个安全帽就得了。”说着给保安递上一根烟。

    保安看了李冰一眼,又看看老头,说:“真是你外甥?”

    老头说:“那还有错么,我在西京就这一个亲戚。”

    保安说:“工地上少走动,危险,有话到工棚里说。”点上烟到别出去了。

    老头笑呵呵地对李冰说:“好久不见了,来看城墙修复啊,来,这边来。”就往城墙走,边走边打了一个嗝,一股酒味袭来。李冰认得此人是之前在他所在的公司厂房改造里负责施工的,为人和善,常给他递烟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撼龙诀小说   撼龙诀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