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技巧

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乡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交换事务所 > 章节正文
正文第164章奇怪的请求
“您好,请问,这里是交换事务所吗?”随着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一个低沉憨厚的男声响起,周时忆抬起头,眯起眼睛看着门口的来人。

    男人看起来上了年纪,理着寸头,向外微凸的眼睛,眼角边三四道深深的裂纹划过褐黄色的面皮,略方的脸庞上颧骨深陷,宽大的衬衫收进西装裤中,一双皱巴巴的手不自然地搓着掌中老茧。

    “是的。”周时忆温和笑笑,对男人做了个“请坐”的手势,翻看手中近日安排,在确认近日没有客户后,他抬起头,和善地问着男人,“先生,请问怎么称呼您呢?还有,请问有什么我能帮助您的吗?”

    男人听到周时忆问话后一下子站起,涨红了脸,两只手一下子握住,不自觉地放在肚子上,结结巴巴说道:“我,我叫程阳;我这次来,是想请你们,请你们帮帮我的妻子,帮帮完成我妻子的一个心愿。”

    程阳的脸上浮现出难堪,怯怯地看着周时忆,小心翼翼说着:“我,我的故事很平淡,也很常见,很有可能打动不了你们……”

    程阳的声音渐渐低下去了,头也跟着垂下了,两手不停握紧松开,说到最后突然想起什么,一只手拼命掏着裤兜,拿出一个存折,猛然抬起头,声音里充满急切:“但是,但是我带了钱过来!这是我们家这几年全部的积蓄了!!可能不太多,但我还可以借!真的!”

    “程先生,您先不要着急,也不必拘谨,只要您的故事足够真实,条件合理的话,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帮您的。”周时忆被程阳眼中的恳求吓了一跳,为他倒杯水,起身扶他坐下,试图安抚下程阳。

    程阳的眼神登时一亮,又瞬间暗了下去,痛苦地抱着头不停摇着:“不会的,你们不会帮我的,我的要求太过分了……”

    程阳有些诧异:眼前的男人朴实憨厚,看得出不是为了钱而来,那怎么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呢?

    “程先生,您可以先说一下您的心愿,说不定我们可以帮您呢?”

    “我的妻子,我想请你们帮我妻子再见我岳父一面,让他们再好好交流一次,完成我妻子一个心愿。”程阳停顿了下,闷闷地接着说了下去,“我岳父在三年前就因病去世了……”

    “岳父的病发现时已经晚了,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他走得急,我妻子还没有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他一句话也没有留下……”

    “我妻子最后一次见岳父,是在岳父刚回来治病的那一个月头,说了两句话,就匆匆离开了……妻子到现在,都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医生说我妻子得病了,可我不觉得那是病,不想把她送到那种地方治疗。所以,想请你们帮帮我。”

    周时忆听着程阳的话渐渐陷入沉思,一只手撑着脑袋,遮住自己的眼睛,嘴唇紧紧抿了起来。

    小云,哥想你了;说起来哥也没有和你好好告别呢。

    “老板,老板,这就是全部了,您看您觉得,可以吗?”程阳说完,唤了两声呆愣的周时忆,不安地低下头,盯着地板上的纹饰。

    “好,我答应您……但是我们需要您妻子的家庭经历和资料,也请您给我们几天时间准备。”程阳听到肯定回答后就不停道谢离开了,周时忆目送着程阳离开,悲凉的笑了笑,整个人瘫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今日吴燕燕他们寄了喜糖过来,你看,好大一包呢。”快到晌午时,凌薇抱着一大包糖进来,孩子气的举起晃晃,昂起脑袋静等着周时忆一句夸奖。

    “挺好的,”周时忆回过神,起身宠溺地接过凌薇手中的袋子,揽着她的腰,自己坐到沙发上,把凌薇抱到腿上,“刚好你过来了,让我抱会儿。”

    “凭什么?”凌薇哼唧着踢着腿,不安分地在周时忆怀里乱动,“我告诉你现在我可是家中老大!要惯着,是不可以强迫的。”

    “别乱动,”周时忆一把圈进躁动的凌薇,严肃地敲敲她的脑袋,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懒懒说着,“今天来了个客户,客户不奇怪,就是要求挺奇怪的。”

    “外面阳光那么好,怎么把窗帘拉的那么严实,也不开灯,不怕把自己闷坏了。”程阳怀着欣喜的心情回到家中,隐隐约约看到客厅中枯坐的人,长叹口气上前,蹲在她面前,轻声哄着她。

    尚楠呆呆怔着,恍惚之间感受到有只手在温柔地抚摸自己的面颊,回过神,看到自己的丈夫程阳,又搂住他呜呜哭了起来:“爸爸妈妈在下面一定更黑……而且下面还有虫子,他们一定会怕的……”

    “没事的,没事的,咱爸会保护好咱妈的。”程阳感受到肩膀湿了一片,他笨拙的抱住尚楠,心疼地不停安慰着,“老婆,你这样子咱爸妈咋会放心?别想了好不好?”

    “爸他不要我,他还在生我气,我还没来得及给他看……”尚楠拼命摇头,哭得更加厉害了;那个成语怎么形容来着?撕心裂肺,大抵如此了吧。

    尚楠哭累了,被程阳喂了水后迷迷糊糊睡着了,梦中隐隐约约听到程阳在和别人打电话。

    “对不起,请您尽快,尽快一点……”

    “真的吗?谢谢,谢谢您!我妻子真的下星期就可以见到我岳父了吗?谢谢!”

    爸爸,尚楠轻声呢喃着,下个星期,我真的可以见到你吗?

    爸爸,妈妈走时把我交给你后放心了,你呢,妈妈知道后来的事情原谅你了吗?我和你讲完事情,我们解释清楚,你会放心吗?

    尚楠眼角滑落一滴泪水,滴在地上,消失不见。

    尚楠最后一堂课给学生们讲的是论语,一节课只反复讲了一句话,“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父母在,不远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交换事务所小说   交换事务所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