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乡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亲亲老公请住手 > 章节正文
番外《愿得一芯人,白首不相黎》(119)
一个星期的时间眨眼即逝。

    “陌芯?你怎么还没换衣服啊?快到你上场啦!”

    校庆晚会的后台,林陌芯坐在后台化妆间里,脸上已经化了淡妆,但是身上还穿着平日里的衣服,并没有换上晚会演出时要穿的裙子。

    “还有一会儿才到我,不急。”林陌芯喝了一口水,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她已经纠结一个星期了,到底要不要给互相一个机会,其实顾修黎也没和她之间有多么大的深仇大恨,只是当初的爱而不得,只是阴差阳错的互相错过了而己,现在的他和两年前的他又有许多的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她曾经想要的那颗真心,他现在已经有了这一颗真心,她害怕再度受伤,她心里有阴影,可是真的一切都过不去了吗?即使他在这样努力的试图靠近,将她曾经所有没有在他那里拥有过的一切都在慢慢的补偿回来。

    这个机会,要不要给他,也给自己。

    林陌芯,你承认吧,最开始的抗拒,已经因为他的悄然离开而转变,承认吧,你其实真的一点都没有放下,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互相折磨,不能给对方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呢?

    她紧握着手机,看着黑暗的手机屏幕,有些呆呆的样子,辛朵在旁边看着只能干着急。

    “我的陌芯大小姐,马上就到你上场了!快去换衣服!”辛朵伸手去拉扯她的胳膊:“快去呀!”

    林陌芯听见外边的曲子,知道是自己上场前的前一个节目,她顿了顿,这才起身去换衣服。

    等她换好了衣服走出来时,校庆晚会的主持人已经报了她的名字,她提着裙摆走过来,在辛朵握拳做出鼓励的表情时回头看了一眼桌上的手机,然后转身走出后台。

    走到台上,熟悉的灯光瞬间聚集在身上,大家都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平时的演出有很多,所以大都对这种场合十分习惯,林陌芯身着白色的长裙,优雅的朝着观众席俯了俯身,然后走向已经在中间摆好的钢琴。

    她在学院两年,去年是她第一次参加学院的校庆晚会,她去年的一曲绿袖子惊艳了全场,所以全校师生都在等着她今年更精彩的演出。

    而林陌芯的手在钢琴上微微一顿,却只是轻轻按出了七个音符,然后便顿住。

    然后继续向下一个调子重新按出了更高音的的音符,连续三次,在众人都不明所以时,她的手忽然在键盘上停住。

    然后,忽然间,一曲狂野的野蜂飞舞便在她指尖奏想,众人从紧张的气氛中跳跃到另一急速而节奏欢快的气氛里,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松了一口气还有惊艳的笑意。

    十分钟后,一曲奏完,响声雷动。

    今年林陌芯因为是被哈利教授推荐做特别演出,所以她多了一次弹奏的机会,第二个曲子本来是所有人都想回顾的绿袖子,但是她的手在钢琴上只是停放了一下,却没有弹。

    她的视线在观众席间扫过,然后,手指轻按,《爱的旋律》在她指间绽放。

    虽然没有弹大家最期待的绿袖子,但是这曲《爱的旋律》被林陌芯演绎的动人心魄,整个晚会现场的校内体育馆里除了她的钢琴声之外,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上万人的晚会现场,林陌芯看着琴键,认真的弹奏。

    爱的旋律,爱的旋律,顾修黎,我想给我们之间一个机会,你会出现吗?你真的走了吗?

    这首曲子她弹了十几分钟,超出了预定时间,却没有人阻止她,直到最后一个音符停止,她才站起身,遥遥的看着台下的观众,听着掌声雷动,和那些赞许的目光,她微笑,感谢的鞠躬。

    起身时,她仿佛察觉到一道熟悉的目光在人群里,猛地定住视线朝那边望去,但因为观众席里很暗,没有灯光,她看不清,而且那道目光只是一瞬就没有了,无论她怎样看都看不清。

    “陌芯,该回后台了!”她一直杵在台上不动,像是在寻找什么,辛朵在后边小声的提醒。

    忽然,林陌芯提着裙摆转身冲向了后台,因为跑的太快,辛朵被她撞的向后退了一步,惊讶的叫她:“陌芯!你要干什么?喂……陌芯你要去哪里?”

    辛朵大叫着连忙要去追她,但因为马上就是自己上场了,只跑到门口见林陌芯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虽然担心但也不能走,回头见她的手机还在桌子上,更是一脸的忧色。

    林陌芯穿着裙子和高跟鞋,跑的不快,但还是绕过体育馆的回廊赶去观众席的入口,向里望去,之前的那个位置却已经是空位。

    她明明看见了……

    虽然看的不清楚,但她分明就是看见了!

    他没有走!顾修黎没有离开!

    这一情绪在脑子里忽然爆发,林陌芯转身便向外跑去,冲出了门外借着夜晚的月光向四周搜寻,一边跑一边看着周围的人和车辆,却都没有那道熟悉的身影。

    已经正式入冬了,雪花纷飞,林陌芯身上穿的长裙是抹胸款,整个锁骨及肩膀都暴露在冷空气下。

    冷风吹过,她站在落雪中奔跑,目光迅速的扫过每一个人的脸每一个远处的身影,直到她嘴唇都冻到发紫,也根本看不见那个那看见的身影。

    她停下脚步,嘴里的哈气一直向外冒,用力的吞吐着呼吸,身上冻到麻木,才皱了皱眉。

    是这几天一直在想着关于他的事情,才会出现幻觉了吧?

    她明明没有看清那道在人群里消失的身影,只是一个眼神,只是那么一道目光而己……

    远处的人群影影憧憧,在飘落的雪花下却是模糊的,林陌芯苦笑。

    忽然,身后仿佛传来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很轻,很稳,她募地抬起眼,猛地转过头,乍一看见从身后走来的顾修黎穿着白色的羊毛衫和牛仔裤,臂弯里挂着一件羊绒的男款灰色大衣时,在林陌芯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是清晰的。

    清晰的出现在她的身后,清晰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看着那个嘴唇都已经冻到青紫的小女人,顾修黎轻叹,长腿迈开,走过去,将大衣披在她身上,然后一个扣子一个扣子的扣好,免得她真的冻出病来。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男人,他身上的味道那么好闻,那么近,林陌芯只是怔怔的看了他好久,才哑声说:“你真的没走……”

    顾修黎将她肩头的雪花拍了拍:“既然我的出现让你痛苦,我的确是应该走。但是林陌芯,我不舍得。”

    他看着她,目光温柔,带着点点怜惜:“我想看看你在校庆晚会上弹钢琴的样子,看看你离自己的梦想是不是又近了一步,如果不出意外,我明早的机票……”

    他话还没说完便顿住,低头看着忽然被她紧紧抓住的手腕。

    林陌芯这会儿才发现自己已经有些冻僵了,连手指都是木然的,但还是忽然就伸出手去抓住他的,生怕他一下就消失不见。

    “别、别走了。”她的手冰凉,握在他的手腕上,只觉得他的身上很暖,让人很想靠近。

    他看了看两人相握的手,然后看她,并不说话。

    “你刚才在观众席里,我感觉到你在看着我了。”她咽了咽口水,然后抿了一下嘴,轻声说:“顾修黎……我只是没了勇气,我的痛苦只是因为我自己的纠结,明明想靠近,却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自己你曾经带给我的疼痛和后悔,俗话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可如果是自己最偏爱的那一个,回头又怎样……”

    “别走了好吗……我想试试……”她或许是冷的,身上有些发颤,声音也带着几分颤抖,手却是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腕:“试着给我们两人之间一个机会,即使我爸妈我哥哥不会同意,可我还是想试试,就像以前那样,明知道你的心里有着别人,我还是逞强的以为自己可以打动你,我再给自己一次机会,我……”

    顾修黎看了她许久,才轻声缓缓道:“林陌芯,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说的这些话代表什么?”

    林陌芯摇头,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我不管,我就是喜欢顾修黎,固执的喜欢,傻傻的喜欢,自从那次在g市的小剧场里,黑暗的恐慌的人群里,我撞到你怀里被你一把抓住的时候,我就再也拔不出来了,我就是想试一试,你能不能像我爱你一样那样的爱我……”

    !!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