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乡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妃当如星 > 章节正文
正文第六十六章:自食恶果
沈星辰回到了流萤居,再加上罗如雪不在云家,现在想要出入云家是很容易的事情。不过很多事情,必须得等到晚上。因为身体恢复得比较好,秋叶已经回到傅巧萤身边伺候去了,是夜,珠帘一入睡,沈星辰又乔装打扮成男子的模样出了云家。

    沈星辰虽然没去过罗家,但桐城县令的府邸只要在大街上随便问一个人都能说得出具体位置。沈星辰按照路人指的方向一路疾行,很快就到达了罗府。

    罗府建筑很是恢宏大气,门口一左一右个有一只一人多高的石狮子,怒目圆瞪,大口尽张,露出一口尖锐的的獠牙,像是匍匐在暗夜里蠢蠢欲动的野兽,只要发现了敌人,就会扑上去咬断敌人的脖子。

    毕竟只是死物,沈星辰并没有丝毫害怕心理,她锐利的双眼紧紧盯着紧闭着的朱红色大红,发现门口没有守卫才翻身越过了高深的围墙。

    庭院深深,树影错错。

    沈星辰猫着身体,微眯着双眼将院子里面的东西都看的个分明。亭台假山,花园水湖,在往前走去,就是一条幽深得像是没有尽头的长廊。沈星辰没有来过罗家,只是随意的这院子里面穿梭着,不知不觉又来到一座庭院中,昏黄的烛光透过镂空的门窗倒映出三个朦朦胧胧的身影来,还隐隐约约传来几人谈话的的声音。声音很细碎,听不真切。沈星辰脚尖轻点快速来到门前,她选了一个阴暗的角落,微微弓着身体,将耳朵紧紧的贴在门上,仔细听着里面人的谈话。

    “爹,这不可能!”

    罗如雪修长的手掌拍在身侧的梨木小茶几案上,青花瓷的杯盏被震倒,浓色的茶水惹湿了她的指尖,又汇成一条小溪似的直往地面上淌去。嘀嗒嘀嗒,像是罗夫人的泪珠,在罗如雪的心里面砸出了好多个小坑来,又痛又痒又**。

    罗裕才,她唯一的弟弟,十几岁就纵情欢愉的花花大少,居然莫名其妙的就……,那两个字,罗如雪羞耻得说不出路口。这样的消息说出去谁能相信,罗如雪了瞪大的双眼装满了不可置信,可是她看着斜对面的泪眼朦胧的母亲的时候,再回想到上一次回家罗裕才的重重异常情况,罗如雪知道,这是真的。

    “爹,弟弟这么年轻,一定会没事的,我明日再派人去寻找名医来在为他看病,一定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罗如雪说着安慰人的话,可是她话语中的颤抖还是隐瞒不了她的担忧。罗通虽然不止赵心兰一个女人,可为他生儿育女的就只有她。自己那双儿女的性子,他虽然了解也有些怨言,可这并不妨碍他对儿女的宠爱。

    “能找的爹都找了,现在就差宫里面的御医了,若御医有办法救你弟弟,哪怕爹再怎么人微言轻,就算要爹的命,爹也会想法子去求圣上的……”

    罗裕才是家中的独苗,今年不过十七岁,正是青春洋溢的大好时光,他还没有成亲,还没有生子,他还有几十年的光景。他的病情虽然暂时没有外传出去,可谁能说了以后。若这病以后真的治不了了,罗如雪真的不敢想象,罗裕才是否有勇气面对别人异样的眼神,背后的议论,就算能,活着的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炼狱啊。

    “爹爹,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放弃。船到桥头自然直,您和娘现在一定要放宽心,保重自己的身体。雪儿会在家里暂住一段时日,会好好的照顾弟弟的。”

    罗通在听完罗如雪暖心的话之后,揉了揉湿润的双眼,心中稍稍宽慰了些,可随即又是一惊,再看向罗如雪的时候,眼神中却是带着浓重的担忧。他那张方正的脸更显得肃然了,罗通站起身子朝着身边的赵心兰看了一眼。赵心兰擦干脸上的泪,情绪已经稳定了些,在看见丈夫眼眸中的担忧之色,似乎也想到同样的问题了。

    “老爷,您先去歇息吧。雪儿自从出嫁几难得回家一趟,我今天陪雪儿聊聊家常。”

    见赵心兰这样说,罗通很是疲倦的应答了一声就推门准备离开了。这罗通开门的瞬间,沈星辰娇小的身子更是一矮,完全沒进黑暗的角落之中。知道罗通有些摇晃的身体完全消失不见,她又起身维持刚才偷听的姿势。

    “雪儿,你跟娘说,你是不是跟姑爷吵架了?”

    罗如雪回家次数屈指可数,像这次要长住的更是头一遭。今天看见罗如雪回家那阵势,赵心兰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种感觉现在越来越浓重了。对于自己那个女婿的行径,她也知道一二。当初罗如雪看中云安,她本有些不同意的,可是奈何自家丫头吃了秤砣铁了心,她这个做娘的,除了依着,还能怎么办。可现在看来,她的决定似乎并不正确。

    “娘,没有。”

    赵心兰虽然有了些年纪,可从娇柔的五官中还是能看出她年轻时候是怎么的芳华,她皮肤白皙,美目光彩流转,可是现在,面色蜡黄,眉眼间萦绕着愁绪,眼角还漾出几道明显的皱纹。不过数日再见,她好像突然变成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了。这个时候,她又怎么开口说起,徒然增添烦恼罢了。

    赵心兰见罗如雪有意不说也就不再逼问了,她幽幽叹了一口气,微凉的手掌在罗如雪的手掌上轻轻拍动着,这动作既亲昵又是宽慰。

    “雪儿啊,你虽然成了家,可你始终都是娘最疼爱的女儿,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跟爹娘讲,但是不要自己怄气,对身体不好。”

    赵心兰这话一说完,罗如雪的双眼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蓄满了泪了。

    这个世界上真正疼爱她的人除了血浓于水的亲人,没有谁了。她像小时候一样,将混乱的脑袋轻轻靠在母亲的肩头上。

    “娘,执意嫁给云安,我是不是做错了。”

    罗如雪的声音很清很轻,若是不是她的唇靠在赵心兰的耳畔,赵心兰都要觉得听不见了。这话不知道是问他娘还是问她自己的。

    “傻孩子。”

    赵心兰看着罗如雪灰白的脸,心中一顿抽痛,她抿着唇悠悠说到:“这你这是太寂寞了,娘是过来人,待你有了孩子便就好了。有了孩子就有了牵绊,这样才是完整的家。”

    “孩子!”

    罗如雪的双眸空洞迷茫,好像并不能理解母亲的话。

    “这两天天气不错,你随娘出去转转吧,香遥山的道观近期来了一得道高人,外头传闻纷扬,但有信男信女真诚祷告,必能如愿,你这两个孩子没有一个是让娘省心的……”

    罗如雪看着长长叹气的赵心兰垂下眼帘,与云安之事当初就是自己一人所愿,怪不得别人的。

    这算是自食恶果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妃当如星小说   妃当如星全文阅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